《白夜行》地獄的世界,用惡魔的方式回擊。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0 年 9 月 22 日

白夜行 東野圭吾

【白夜行】東野圭吾
《白夜行》可說是一篇充滿了強姦案和謀殺案的愛情故事,每個案件中都藏著一個精心策劃的陰謀,緊密關聯,為了保護自己,過上一個正常的人生⋯⋯。
 
作惡錯了嗎?一名被謀殺的男子,被害者的兒子與嫌疑犯的女兒面對著命運,很多人對書中主角褒貶不一,有人說她是惡魔、有人說她是悲慘世界的產物,桐原亮司及西本雪穗的故事,他們被迫提早結束童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白夜行》是東野圭吾的長篇小說,篇幅之大又充滿懸疑,相信大家一定有多人搞不懂地方,讓我帶著大家一一解謎。

當鋪老闆的死亡?白天與黑夜開始連結。

當鋪老闆的死亡?
白天與黑夜開始連結。

男孩桐原亮司以及女孩西本雪穗,圖書館的片刻是他們喘息片刻的空間,男孩擔負著母親與員工外遇的秘密、女孩則是藏著慘不人道的遭遇。雪穗的家,時不時就會有穿著一雙黑皮鞋,帶著一盒小蛋糕的人過來,這是西本文代賣春的男人,然而作為買賣的不是文代而是自己的女兒雪穗,他看上的不是成熟女人的身軀,而是稚嫩孩童那純潔的酮體。

令人作嘔的是,嫖客為當鋪老闆桐原洋介,正是亮司的父親,而雪穗最純白無瑕的童年,卻沾上了腥臭的體液。

【白夜行】東野圭吾
為了生活,為了一百萬日圓,西本文代販售了自己的女兒,要女兒與惡魔作伴。就在亮司一如往常地去找雪穗,意外發現父親和雪穗走進大樓,下秒便看到自己的父親,就像是被魔鬼支配一般,蹂躪看書雪穗的身驅,亮司隨即用鋒利的剪刀刺殺了他的父親,並讓雪穗先行逃走後,用磚頭堵住了大門以延緩被發現的時間,隨後自己從通風管逃走。
【白夜行】東野圭吾

有了母親—彌生子的包庇,亮司的罪行並沒有被揭發,而彌生子不是為了因為對兒子的溺愛,而是為了自己偷情的事實,為了避免自己與員工—松浦勇偷情東窗事發,她決定讓這顆邪惡的種子繼續發芽,一個謊言要繼續下去,就得生出第二個謊言。

從此以後,亮司與雪穗,就像是白天與黑夜一樣,看似毫無關聯卻又密不可分。

情夫及西本文代的死亡?我殺人錯了嗎?

情夫及西本文代的死亡?
我殺人是合理的。

桐原洋介死亡案一出,笹垣警官立即展開各種調查,並發現洋介在死亡前至銀行提領了一百萬元前往西本文代的家,並在離開後於未完工的建築遭到殺害。文代與情夫—寺崎忠夫立即被列為嫌疑犯。

案件朝著情殺發展,忠夫卻在高速公路時,因轉彎的角度不夠,撞到護牆上,車上發現有洋介死去時身上消失的打火機。西本文代在情夫過世後不久,便因為服用過多的感冒藥,以及喝了許多杯裝清酒,陷入重度睡眠,而剛好瓦斯爐上滾燙的湯汁澆熄了火,最後因瓦窗戶緊閉,煤氣中毒而死亡。

【白夜行】東野圭吾

笹垣警官找亮司談話的時候,他發現亮司的「書架上沒有漫畫,只有百科全書、《汽車的構造》、《電視的構造》等兒童科普書籍」;文代死亡那天,雪穗說自己沒帶鑰匙,並錯過了拯救母親的黃金時間,卻被別人聽到身上一直發生鑰匙碰撞的聲音,而雪穗甚至還作證說她母親感冒了,且平時會喝清酒暖身,以至於文代最後判定為自殺身亡。

 

而雪穗因在之前與有錢人的親戚—唐澤禮子關係良好,禮子也收了雪穗做為養女。或許我們很簡單的可以看出來,雪穗早已計劃好殺死西本文代,先趕快與唐澤禮子交往密切,只要成功就能脫胎換骨成為優雅的人。

【白夜行】東野圭吾

其中特別的是,銀行專員接受警察調查時還特別提到洋介這麼說:「錢很快就會再補進來」,這是在說交易不只一筆嗎?還是變態的桐原洋介甚至自己玩完再轉賣⋯⋯當我們折斷了天使的翅膀,就很難再要求她仁慈了。

藤原都子侵犯案?天空放晴偶些陣雨。

藤原都子侵犯案?
我的天空放晴,偶些陣雨。

被唐澤禮子領養後的雪穗,改名為唐澤禮子,她優雅氣質以及渾然天成的溫柔光芒終已得以露出,她是全高校的風靡人物,在好友——川島江利子的眼中,雪穗是一位完美的女性,而改變了姓氏,雪穗想洗去過去髒污的一切,關於「殺人犯的女兒」,是她不願提起的事情。

藤村都子,一位功課好、個性好強的女孩,對雪穗懷有競爭意識,在某次發現雪穗身世後開心不已,便開始四處散播破壞雪穗的名聲。在此同時,亮司發現了菊池文彥握有了當年亮司母親偷情的照片,而這張照片很有可能逆轉當年謀殺案的判決。

【白夜行】東野圭吾

我的天空正在放晴,但偶些時候有陣雨,很簡單,只要摧毀這些烏雲,我的天空又是萬里無雲。

雪穗與亮司有一個計畫,讓藤村都子遭受假強暴,脫光她的衣物,拍下所有照片,並留下亮司在菊池文彥上拿到的鑰匙圈,讓他成為嫌疑犯;在菊池文彥走投無路之際,亮司提出願意為他做出不在場證明的機會,條件只有一個,燒毀那張照片。

「假如唐澤雪穗和桐原亮司為了封住菊池的嘴,才設計了那件強暴案,犧牲一個毫不相關的無辜女孩,除了冷酷實在無可形容。」

【白夜行】東野圭吾

她,藤村都子,並不是一個無辜的女孩,或許她的罪惡並不值得這些對待,但又有誰能定義這些處罰?雪穗與亮司設計這件遇襲案件,桐原可以封住菊池的嘴,而雪穗可以讓四處散播她身世的藤村都子順服她,一石二鳥、天衣無縫。如果我的天空萬里無雲,偶然飄來的烏雲都有罪。

遊戲盜竊疑雲?白天與黑夜,我們合作無間。

遊戲盜竊疑雲?
白天黑夜,我們合作無間。

在父親洋介的死亡後,母親彌生子做起酒吧一業,忙碌的工作讓她更沒有時間照顧亮司,她是個糟糕的母親,沒有為亮司做過半次早餐,鮮少與兒子碰面,這個家對亮司而言,是一個毫不關心自己的死活,在隔壁寢室發出噁心呻吟的母親,一個是懷有戀童癖,對著自己在乎的女孩痛下毒手的惡魔父親。

「我不會再回來了。」彌生子似乎也沒有太過驚訝,她也並沒有積極去尋找兒子,只是偶爾在寂寞時才想想。她唯一的可取之處是自知之明,她知道她想當的不是妻子或母親,她希望自己永遠都是女人。
【白夜行】東野圭吾

皮條客是亮司選擇賴以維生的職業,但他不是一個人,他有雪穗的幫忙。中道正晴是雪穗的數學家教老師,暗自迷戀著雪穗脫俗的氣質,卻不知道自己與大學團隊所研製的遊戲軟體——Submarine被雪穗竊取,於是亮司盜版改名出品了遊戲Marin Crush大撈一筆。

這個名字是亮司嫖客們中找到的銀行會計夥伴——西口奈美江所想出來的,而亮司的夥伴還有園村友彥,一名帥氣的高中生,為了金錢向著亮司販售著自己的身體,讓那些寂寞孤獨的女性汲取最青春的男性精華。

花崗夕子的死亡?醜陋邪惡的細節。

花崗夕子的死亡?
醜陋孤獨,邪惡的細節。

園村友彥是亮司的高中同學,因為強健的體格以及性感的男性魅力,被身為皮條客的亮司相中。在一次的交易中,友彥暗自留下了嫖客——花崗夕子的聯絡資訊,並私下進行交易,不料在某一次性交中,花岡夕子於晚間七點死於和園村友彥尋歡作樂的床上,亮司決定出手相助,但為的是友彥的電腦能力,這可以幫助他與雪穗。

【白夜行】東野圭吾

亮司是如何幫助友彥的呢?十點多時,服務員為花崗夕子送上洗髮水,先行推遲死亡時間,這對照了中道正晴,也就是雪穗的數學家教老師,看見雪穗晚間九點多急急忙忙的趕出去,很明顯是唐澤雪穗急匆匆的去冒充花崗夕子。

而警方最後從花崗夕子的陰道中驗出有AB型精液,與園村友彥的O型不符,也成功地脫離了嫌疑⋯⋯這是誰的精液呢,園村友彥明白了亮司所做的一切,感激的對著亮司說:「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而亮司或許也是靠著雪穗才成功將精液弄了出來,才有辦法順利注射到死掉的女人花岡夕子體內。

西口奈美江的死亡?孤獨女性的自白⋯⋯

西口奈美江的死亡?
寂寞女性的自白⋯⋯

奈美江死於名古屋的商務酒店,胸部和腹部遭利刃刺擊,她的死亡被輕描淡寫的帶過,卻是我認為最悲哀的故事了。

嫖妓三人行之一西口奈美江,初次嫖男妓的時候,一個身為女性的社會價值觀落在她的肩上,重重的羞辱感讓她臨時脫逃,感到可惜並且羞恥,就和女性自慰一樣,女性在性上面從未得到自主權,一直都是弱勢的狀態,社會總是害怕談論。
【白夜行】東野圭吾

西口奈美江沒有出色的外型、也沒有堅挺的胸部,一生為了工作犧牲奉獻,毫無起伏,她渴望著厚實的肩膀可以依偎,隨著年齡的增長,更多的只有孤獨以及無助,失去自信,也失去了女性的魅力——於是她用買的,沒錢?她就用偷的。亮司也是仗著看見西口奈美江空洞的心靈以及在銀行的工作,於是將其納入旗中,利用他來竊取銀行資金,其中他與亮司初識的對話讓我最有感觸。

【白夜行】東野圭吾
「你只是當太太夫人的玩具當得很高興而已。恐怕對方還沒滿足,自己就先忍不住了。」亮本來喝著啤酒,沒有回答,但下一刻,他以野獸般的敏捷撲向奈美江,拉下牛仔褲。

「有本事就來啊!」他雙手捧住奈美江的臉。
「你以為我撐不了多久?你試試!」奈美江雙手推著他的大腿,同時頭使勁後仰。
奈美江的悲哀先不說,來談談性工作者受到(雖然亮司不是)的眼光,社會一直不給予尊重並且無情的鄙視著他們,就像2019年Mia Khalifa的採訪一般,無論是男是女,她們所承受的苦難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西口奈美江也在此刻體驗到最低貶的人生狀態,無可限量的自卑,貶低別人是她唯一能保護自己的方式,卻在亮司前面全數瓦解了。
【白夜行】東野圭吾

後來,西口奈美江遇見一名黑道男子,為了獻殷勤,盜取銀行資金,東窗事發後,離奇死亡在名古屋的商務酒店。前一晚,友彥守護著她,兩人在對談下發生了關係——「但願能夠重生。」是東野圭吾給奈美江的最後一句台詞,一名孤獨女子的自白,短短幾句卻道盡一生無奈。

川島江利子受侵害?礙眼的石子都該消失!

川島江利子受侵害?
礙眼的石子都該消失!

川島江利子與唐澤雪穗後來進入同間大學,並一同加入了國標舞社,意外的是,江利子才是受人矚目的那一位。

筱塚一成為國標舞社社長,高富帥是別人對他的形容,但他一眼看上的不是雪穗而是樸實的江利子,並把江利子這雪穗旁邊的小跟班,從綠葉變成鮮豔的花朵。這對雪穗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一成家中有權有勢,而對她的目標來說,江利子明顯必須剔除。

【白夜行】東野圭吾
一成的變心也惹來了前女友倉橋香苗的針對,江利子在社團並不好過,但在愛情的滋潤下,似乎也沒什麼關係。只是沒想到在某天,當初藤村都子發生的裸照案如出一徹的發生在她身上,她也被全身脫光拍攝了裸照,恐懼的她消失在一成的世界裡。

雪隧在透過香苗與她們競爭關係,順利把盜竊社費的事栽贓到一成前女友身上,一石三鳥,不僅讓一成恢復單身、報復了香苗的刻意針對,也讓江利子乖乖知道——「妳,永遠只是個配角。」
【白夜行】東野圭吾

出乎意料的是,她並沒有得到筱塚一成的心,因為江利子的不告而別,讓一成無法進入另外一段關係,於是雪穗將目標轉向了另外一位社團中的高富帥——高宮誠。

三澤千都留錯別高宮誠?來不及說出口的愛。

三澤千都留錯別高宮誠?
來不及說出口的愛。

高宮誠沒什麼主見,到要結婚了才發現對雪穗的不是愛,而唐澤雪穗似乎看穿了高宮誠的不確定感,於此同時,亮司那端的園村友彥的女友——中琉弘惠,因為沒使用保險套懷孕了,友彥曾經將這「護身符」借給桐原,而這個驗孕棒便是雪穗的武器。

雪穗的坦白及直率,毫無吵鬧的告知並且墮胎,讓高宮誠深信她是位天使,並決定全心全意地守護她。

【白夜行】東野圭吾

我沒有結過婚,只是在想,若高宮誠真實存在,而雪穗及亮司並不存在,這是不是每一個要結婚前的人都有過的想法呢?如果是這樣的話,到底情竇初開是什麼,而結婚三四十年的彼此又是仰賴著什麼樣的情感生活至今。

高宮誠在結婚前的一天並沒有順利與三澤千都留對到話,亮司現身阻止兩人的見面,阻止這段真情流露,也是愛情的悲劇,來不及說出口的愛,高宮誠對千都留的愛是浪漫嗎?若今日不存在著唐澤雪穗的設計,這又是多麼不公平的對待。

高宮與雪穗婚姻失敗?紙下的陰謀各取所需。

高宮與雪穗婚姻失敗?
紙下的陰謀各取所需。

亮司化名秋吉雄一進了高宮誠的公司,聯合雪穗竊取公司機密,並利用之前亮司在盜領ATM的黑錢,在股市上由黑轉白。

在雪穗與高宮誠的關係逐漸交惡後,亮司便安排了他與舊愛千都留在高爾夫球場的相遇,誘使高宮出軌,雪穗灌醉高宮誠,欺騙高宮誠以為自己酒後失手打了雪穗,對雪穗產生愧疚之情,各個種種,以談判提高高贍養費的依據,變成一位被丈夫拋棄的女強人,有著一間高級精品店,從當初那個在簡陋的小公寓里無助的小女孩,搖身一變成高級社會中的女王,並受人仰望。

【白夜行】東野圭吾

與千都留的相遇,讓高宮誠覺得一切都不重要,婚姻一張紙下,雙方各取所需,如此貼合現實,又是如此諷刺。

今枝直已的死亡?化學謎雲及悲傷愛情故事。

今枝直已的死亡?
氰化氫殺人與愛情悲歌。

今枝是一名偵探,穿梭在各個篇章,在《白夜行》中與笹垣潤三刑警扮演著揭露真相的角色。

一成之所以相識今枝,是因為想為了避免堂哥康晴二娶雪穗而雇用了今枝,一成認為雪穗之所以靠近康晴,是為了錢。而今枝也曾調查過潛入高宮公司的秋吉雄一,專業上的直覺讓他查出很多兩人的真相,甚至直逼雪穗總部,幾次的警告希望金枝放棄調查,持續侵犯性地調查,也讓雪穗及亮司決定痛下毒手。

【白夜行】東野圭吾
實為亮司的秋吉雄一接近粟原典子,用一場名為宿命的騙局拐了典子的感情,她,是一名醫院的藥劑師,亮司利用她的員工身份竊取筱冢一成的藥品內部資料賣給同行,並諮詢了致死性的化學藥物氰化氫使用方法。

不知情的典子,就這樣默默地參與了這個殺人計畫,今枝最後也死於非命。
【白夜行】東野圭吾

粟原典子,儼然是西口奈兩江的倒影,好不容易想從上一段心碎的戀情站起來,沒想到這次遇到的不是真命天子,而是桐原亮司。多少名女人像典子、奈美江或是夕子,渴望著愛,卻總是被愛所傷,但還是渴望著。

亮司在達成目的後不告而別,比起友彥,亮司對待典子的方式還真是毫不留情,但願典子的心碎的靈魂能夠縫合,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松浦勇及唐澤禮子的死亡?弄死你只能說我很抱歉。

松浦勇及唐澤禮子的死亡?
弄死你只能說我很抱歉。

一張皮包骨的臉蛋是友彥對松浦勇的形容,帶著名為「怪獸」的盜版超級馬力歐現身,希望得到亮司的協助大撈一筆。

「這是一條死胡同。」友彥提醒著亮司,而亮司也清楚知道這合作顯著不是個明智的選擇,但他卻仍必須配合——「命案發生的時候,我們說他跟我和他媽媽在一起。」這一句話正是松浦勇向亮司警告的帖書,若要擊殺國王,必得致命一擊,可惜松浦勇傷不到國王,卻害死了自己。

【白夜行】東野圭吾

除夕夜那晚,馬力歐就如想像地被抄了,友彥最後一次看見亮司的時候,他的衣物破舊不堪全身泥土,什麼也沒說的不告而別。東野圭吾在松浦勇的死亡並沒有做太多贅述,估計是那天晚上與亮司發生了衝突,而殺死了松浦勇。

他,是一個破壞自己家庭的男人、奪走了母親所有的愛,如今冠冕堂皇地站在這威脅著亮司做非法之舉,挑戰惡魔必定死路一條,關於松浦勇的死法,恐怕很精彩。

【白夜行】東野圭吾

而唐澤禮子蛛網膜破裂,突如其來的住院又莫名地慘遭毒手,恐怕是因為禮子意外在庭院發現了松浦勇的屍體驚嚇過度倒下,而雪穗為了毀滅證據,泯滅人性,唆使亮司殺害養母,那時的雪穗已經毫無感情可言,或許是說,從她的靈魂被剝奪的那一天起。

侵害筱塚美佳?與我的靈魂一起消失殆盡。

侵害筱塚美佳?
與我的靈魂一起消失殆盡。

今枝的死亡讓ㄧ成離真相無緣,執意地勸退堂哥康晴退婚,也讓一成遭受貶職,外調於郊外分部,最後康晴也與雪穗順利結婚了。

筱冢美佳是康晴的女兒,她不喜歡雪穗,總是以冷漠回應著雪穗的熱情,希望透過這些抗議告訴父親,不要娶這個女人,但她無法阻止開始轉動的齒輪。

【白夜行】東野圭吾2

雪穗為了維護自己與康晴的感情,使出了她的大絕招——「要是你無法回應我的感召,你就與靈魂一同消失殆盡。」美佳在自己的家被被冒充宅配員的亮司強暴,這一次是不是拍拍照而已,而是真的侵犯。

「好孩子,不要怕,你很快就會重新站起來,我會保護你。」雪穗用雙手捧住美佳的臉頰,然後像是在玩味肌膚的觸感一般移動手掌,「我也有跟你同樣的經歷,不,我更悽慘。」美佳差點驚呼失聲,雪穗伸出食指抵住她的唇。
【白夜行】東野圭吾

「那時,我比現在的你更小,真的還是孩子。但是,惡魔不會因為你是孩子就放過你。而且,惡魔還不止一個。」

東野圭吾的手段還真是下得有點重,為了點出雪穗悲慘的童年,讓小倆口黑化到極致,徹底奪取了美佳的靈魂,而此時的雪穗就像惡魔開始長出翅膀,想讓所有違背祂的人得到審判,所有的人都開屈服於她,這是她的國度。

桐原亮司的死?我的世界,雪穗跟地獄。

桐原亮司的死?
我的世界只有雪穗跟地獄。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呢?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對待藤村都子、川島江利子或是真的侵犯筱冢美佳呢?「因為她相信這種做法能夠輕易奪走對方的靈魂。」因為這是雪穗及亮司靈魂被剝奪的方法,這些苦難的根源,是他們在地獄裡學會的手段,所以他們也這樣去奪走別人的靈魂。

【白夜行】東野圭吾
亮司窮極一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彌補著雪穗,偏偏自己卻是加害者的兒子,再加上殺死父親的罪過,這些矛盾衝突的心靈是他這一輩子的心情。當太陽升到了最高點的時候,影子就會消失,身為黑夜的亮司最後死在自己手上,那把當初結束父親生命的剪刀,一把名為宿命的剪刀,而雪穗那時候正沿扶梯上樓,背影猶如白色的幽靈,她一次都沒有回頭。
【白夜行】東野圭吾

雪穗至小遭到母親背叛,成為金雞母的販售身體,而一名買主甚至是自己好朋友的父親,她又是用什麼角度看待亮司呢?兩人相輔相成想要成為對方的太陽照耀彼此,卻不斷地犯罪沈浸黑暗的深淵,在自己就是地獄的國度,用惡魔的方式回擊世界。

我是Vic,住在台北的藍先生,喜歡貓咪,喜歡看書,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因為我熱愛分享,想讓更多人得到故事,如果喜歡我的文章的話,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謝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