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犯x的獻身》人到底是誰殺的?人到底是誰殺的?別當愛情裡的商人,收下我純白的愛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6 月 18 日
嫌疑犯x的獻身 東野圭吾
若說《惡意》是東野圭吾最極致的惡,那《嫌疑犯x的獻身》這本書就是他最純淨的愛,花崗靖子是一位單親媽媽,獨自撫養著女兒美裡,有一個執迷賭博的廢物前夫富樫,在某一次拜訪中,因爭執不下,母女失手殺死了富樫,而隔壁鄰居石神選擇幫其母女掩蓋一切真相。

我一直都在想到底什麼程度的愛,才可以如此地奮不顧身不求回報。東野圭吾把純淨無瑕的愛包覆著一則兇殺案裡,在一路猜疑之下,直到最後一幕,我的眼淚直逼眼框,我才知道,千萬不要當愛情裡的商人,計算著付出多少就該得到多少,這種愛才叫愛,其餘的都叫做買賣。

貌似是考幾何,實則在考代數

警方的調查重點全部放在母女不在場證據的瑕疵,石神利用人先入為主的盲點,製造眼見為憑的假象,讓真實發生過的事實成為堅不可破的一道牆,而謎團的代價就是必須殺死一個人,創造第二具屍體,讓警方從頭到尾都在對錯誤的人向母女倆人偵訊,以假亂真。
石神不可否認的殘忍,為了包庇心愛的人,不僅殺害了無辜的人,甚至為了掩埋身份而毀屍,東野圭吾也點出了遊民在這個社會上多麼舉無輕重,他們像是森林裡的鳥,如果我沒說,他死了你也不知道,遊民成了石神對花崗的愛所獻上的祭品,你會說這是浪漫還是變態?
嫌疑犯x的獻身 東野圭吾

我的愛就是如此,完整而毫無遺憾

花崗好久不見的友人工藤竄入母女兩人的生活,並積極地追求著花崗,對石神來說,他無法收下自己的憤怒以及嫉妒,一直以來的自卑,對於自己的外型毫無信心,他一直不敢對花崗表明心意,深愛著花崗的石神,恍然看著鏡子,他發覺自己漸漸變成了恐怖情人,尾隨跟蹤著武藤,拍照恐嚇企圖嚇阻,在我開始對他的愛感到噁心的時候,劇情急轉直下。

「與我劃清關係,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我塑造成變態的跟蹤狂。」
「工藤邦明似乎是個值得信賴的人呢。」

湯川學的才智,讓警方愈來愈靠近案情的真相,石神眼見自己的愛情變形,以及深愛的人即將遭遇危險,他決定為了挺身而出自首,並給了母女兩封信,放棄了愛情的可能,也犧牲了自己的名,愛情不能是佔有,但可以是最強悍的守護著,他可以用另外一種形式,讓母女倆幸福,用自己悲慘無趣的一生來換取母女平穩的一生⋯⋯。

你的存在,就足以拯救了我。

石神的ㄧ生悲慘嗎?他是數學奇才,確礙於經濟能力問題,最後只能安身於一間小高中。當一個上課沒人在聽課的數學老師,看到此讓我覺得感概,這豈不就是《異數》提到的克里斯・藍根和歐本海默的故事嗎?身懷才能卻無法好好大展身手,迫於麵包的壓力屈就於五斗米之下,這庸庸碌碌無法實現自己的熱情讓石神想要自我了斷⋯⋯但就在他要結束生命的那一刻,門鈴響了,是花岡及美裡,新遷入的她們前來打招呼,那燦亮又溫暖的問候,拯救了石神。

前陣子有人問我:「老人跟病人對這個社會有價值嗎?」《被討厭的勇氣》說道:「人的存在就充滿著巨大的價值」就像花崗之於石神,花崗的存在拯救了石神,為他的生命帶來意義。很多時候我們不需要別人對我們做實質上的幫助,只要他還身邊,甚至不在,知道他活著,我們心中就會感受到無限的溫暖。「祝你們幸福,請把我徹底忘了吧。」石神的犧牲,石神的愛,讓人感嘆又心酸。

嫌疑犯x的獻身 東野圭吾

我純白的愛,嫌疑犯X的獻身

一直到最後一幕我才看懂書名——《嫌疑犯x的獻身》花崗殺了前夫、石神也為了花崗殺了另外一個人,本質上兩個紛紛皆是嫌疑犯,最後石神就在轉移牢獄的時候,花崗拖著一身的愧疚出現,全書最高潮便在此處出現。
石神:「為什麼。」
花崗:「對不起。」

這幕真的讓我眼淚直飆,至頭至尾毫無情緒的石神,因為花崗的出現,第一次出現情緒性的崩盤,它只說得出口的僅是大吼「為什麼」,為什麼要出現,這樣一切就都毀了啊。而花崗也為自己的無知感到難受,「對不起」也是對石神愛的回應。X代表著是一個未知數,最後兩方的獻身,讓人感到無奈。

嫌疑犯x的獻身 東野圭吾
「花崗與美裡殺死了前夫,是對的還是錯的呢?」而「石神為了保護愛人殺死了遊民,是對的還是錯的呢?」老實說我沒有答案,而在東野圭吾的《惡意》之下,還能產出了這部純愛之作——《嫌疑犯x的獻身》實在讓人拍案叫絕。

更多關於東野圭吾的作品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熱愛分享,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同時我也有在經營PODCAST,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