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wan
星期一, 23 5 月, 2022

《華燈初上》第二季:「他」是兇手,紙醉金迷底下人人各懷鬼胎|15句經典台詞 Netflix台劇

《華燈初上》評分:9/10

《華燈初上》第二季Netflix在2021年12月30號下午四點上線,果不其然隔天台灣排行榜直接奪下冠軍,並在網路掀起一波「到底誰是兇手」懸疑熱潮,果不其然,即使完食了第二季,仍然不知道蘇慶儀的兇手是誰,人人各懷鬼胎,更多的線索加入,沒有離真相更進一步,倒是看盡了人類自食惡果的醜態。

1988年10月6號,蘇慶儀曝屍山野,在第二季的開端,第一季最有可能的兇手百合、亨利二人,失去了編劇的寵幸,沒有太多的戲碼,販毒那塊的戲劇落到了羅雨儂身上,滿足了情 (江翰)、財(股份惡意轉移)、仇(子維)三大犯罪動機的她,成為眾矢之的,雖然是一號「兇手犯罪」人選,但隨著劇情看見她不停地被身邊的人、媒體懷疑指控,甚至還被栽贓販毒,羅雨儂絕對是命案最不精彩的答案,因此種種跡象都更模糊了觀眾對於殺手的揣測。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第二季中愛恨糾葛雖然降低了許多,仍然道出了許多感嘆人生的經典台詞,將劇情重心聚焦在羅雨儂以及蘇慶儀兩大要角,加入懸疑的因子,揭露了人性的黑暗面,也讓那些痛心的金句更加刻骨銘心。

我不需要妳這種自以為是的幫助

蘇慶儀在《華燈初上》第二季轉身變成邪惡的BOSS,幹盡各種壞事,挑起與每個角色的衝突。死亡的前一晚,她將自己的股份稀釋成五份,讓羅雨儂從老闆娘降格,還企圖將毒品栽贓給她。販毒在1988年的年代,可是一條死罪,是什麼樣的仇恨讓蘇媽媽去誣陷當年的摯友呢?而這破碎的友誼也讓兩人青少年時期(王淨/何思靜 飾)回憶的畫面顯得格外諷刺。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我絕對不會忘記妳 妳是我一輩子的朋友

是什麼樣的仇恨,讓原本兩個最要好的朋友反目成仇呢?為什麼蘇認為是羅雨儂在施捨?為什麼她高高在上?我想答案就只有「吳子維」了。火許當初被強暴的蘇慶儀並沒有想留下這個孩子,子維或多或少都是一個提醒蘇慶儀悲痛的存在,但母子之間的羈絆卻又讓她無法拒絕羅雨儂決定撫養孩子的決定,而這種「自以為是」的幫助,更讓我覺得「子維」是這場命案的最大關鍵,也是我內心中的「兇手」二號人選。

在一段關係中若總是習慣被拯救時,容易傾向沈溺在受害者的情緒之中無法自拔,這些經年累月所累積下來的不滿以及無奈,形成一顆一顆的未爆彈,無聲且致命。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人生不要記得太清楚比較好過

一個人的氣質,顯現出一個人的經歷,蘇慶儀和羅雨儂的孩童時期,也解釋了她們擔任媽媽桑所展現出的氣度從何而來,她們的童年各有自己的人生課題;羅雨儂不喜歡讀書,天生活潑叛逆的性格讓她離開(充滿各種大咖)虛假的家庭,自小即獨立生活、蘇慶儀則是有一個冷酷無情的媽媽(王靜瑩 飾),在叔叔(伊正 飾)侵犯她的時候置之不理,甚至她的母親還將男人出軌的過錯怪罪在女兒身上,將蘇趕出家,兩人同舟共濟,過著不一般的人生。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我的人生一路上都在失去,早就習慣了

羅雨儂身邊有吳少強,而蘇慶儀身邊有羅雨儂。蘇慶儀的命運乖舛不止於此,她的母親在被拋棄之後陰魂不散,用各種名義持續情緒勒索,蘇媽媽妳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當年拋棄兒女的是妳,現在卻要對那顆破碎的心予取予求,實在是台灣小型社會縮影。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她憑什麼那麼輕鬆 留著我們活著的人承擔一切?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蘇慶儀踐踏了花子已經破碎的內心世界,登門探訪,用粗暴的文字請求花子離開「光」酒店,這樣子的惡意也種下了花子的犯罪動機,成為了我的三號「兇手」人選。不論是颱風天莫名奇妙地跑去看淹水也好、或是有意無意的拍攝她剁肉的詭異畫面,這些別有居心的設計都暗示著花子在第三季會在命案中成為關鍵一角。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哪一個客人會想找一個被強暴過的小姐?

第一季中,花子與羅雨儂曾是獄友,我們看見她溫柔的外表底下,並不是個脆弱的女性,她甚至也提及,她為了羅雨儂做出很多事情。在第二季的結尾錄音,乍聽之下雖然是花子的聲音,但也很有可能劇情再度翻轉,正是因為她這一生別無所求,只希望身邊的人平平安安,這正是她有可能成為兇手的動機是為羅雨儂?還是為了吳子維?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我只是一個學生我能給他什麼未來?

我先大膽猜測何予恩是雙魚男,所謂一個柔情似水的男子,能帶來溫暖、甜情蜜意,卻又容易在危急時刻臨陣脫逃的那種爛男人(唐綺陽說的),何予恩不但耳根軟、沒主見、沒擔當又善妒忌,做的選擇全部都是最糟的那種,先是偷拍照片,點燃閨蜜兩人的戰火、聯合愛子爆料別人私事、又是與中村先生說三道四,企圖危害蘇慶儀的人格,這種愛不到就毀掉的反社會人格,比什麼都還危險。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何:「我在外面等了你一個多小時。」
蘇:「你怎麼不先進來。」
何:「你們店裡消費那麼貴,而且要月底了,零用錢要花完了。」

我就說哪個女人聽到這段對話不會白眼?給不起別人的未來,為何要讓自己的愛自私地這麼徹底呢?愛人與被愛的人,往往是愛人的比較幸福——你自嗨的付出,卻要別人陪演。

人不能貪心啊,這個世界不可能什麼都是妳的

「我不需要你那些自以為是的幫助。」若蘇慶儀所謂的幫助,意指青年時期的羅雨儂自告奮養領養子維的話,那麼瓊芳媽媽桑(徐若瑄 飾)給蘇慶儀的忠告,更驗證了蘇慶儀推著自己一步一步走向絕路。瓊芳媽媽桑早已看穿了蘇慶儀的溫柔底下的逞強與細膩,也用簡單幾個字道出了蘇慶儀最後的結局。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這世界就是結果論

歷史都是勝者寫下的,阿季從第一季至第二季的人設一直都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個性,即使看見頂下「光」的新媽媽桑蘇慶儀,仍然仰賴著自己的年資不屑一顧,但在這個資本主義的世界,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沒有人在乎妳的心情或情緒,當人老珠黃、當手腕不佳時,妳就會被淘汰。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贏的人永遠都是對的,輸了?你怪誰

阿季的心儀對象中村先生被蘇慶儀搶走,滿足了情殺的條件,但以這部戲的人設以及她的人緣來說實在很難成為第四號兇手人選,畢竟潘文成警官也一再強調,單靠一個女性是無法在颱風天的氣候中獨自作案,雖然她有足夠的殺人動機,膽如鼠的季滿如在這齣劇中沒甚麼朋友,除非有新角色的投入,不然她大概也只會使出一些低階的陰人手段罷了。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自尊值多少錢?妳身上也沒有這種東西。

看著落魄的季滿如,蘇慶儀並沒有為自己的橫刀奪愛感到愧疚,反倒加油添醋地用中村先生送她的戒指,對著一位負債的中年婦女無情羞辱。蘇慶儀是死在猶如玻璃石塊般的利器,而現在她手中握有的同情,則是比刀子還要銳利,季滿如在一無所有的絕望底下,甚至還無法自拔地舔拭刀柄。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別傻了,這個世界有誰會真的關心誰啊?

在季滿如因為當掉婚戒而被潘文成抓去審問之後,羅雨儂的出現讓人狐疑,她是關心案情的發展?還是在擔心什麼東西被發現嗎?雖然第二季的《華燈初上》八集都在幫羅雨儂洗白,不太可能在第三季反轉所有劇情,但可能的狀況是,她不是直接的兇手,但她說不定知道些什麼,或是握有著自己都不知道是關鍵的證據。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你從未愛過我,你只是覺得跟我戀愛讓你開心

第二季洗白江翰不明所以,但也讓我們看見,在那個年代,當一個男人有錢有勢的時候,會更放縱自己的惡意,先是對羅雨儂冷暴力、又無縫接軌她的好姐妹蘇慶儀,導致二人針鋒相對,但這些並沒有改變她的渣,而是奪走他的權柄、體驗粉身碎骨之後,他才開始明白,原來心痛的感覺真的很差。

我認為江翰並沒有愛上蕭婉婷,只是愛上兩人之間危險關係所帶來的快感,正是因為如此,江翰才會在失去一切以後,想起原來她真正愛的人是——羅雨儂,但我真的不喜歡這兩人最後重修舊好,吳少強也是滾一邊去,潘文成才是王道。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我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才能再見到你是嗎?

蘇慶儀如何取得江翰寫給蕭婉婷的情書我們無從而知,但她的報復扎扎實實摧毀了江翰的玻璃心。吵架王蘇慶儀,在離開日本的前一天,連續跟四個人發生爭執(季滿如、羅雨儂、何予恩、江翰),她的一字一句、她對於結婚鑽戒的處置都讓我們看到——她根本沒有想過要去日本。

寶寶(吳慷仁 飾)說他在看見一個穿著咖啡色風衣的男子走進「光」之後,又看見一個女的走進去。第一,我們無從而知,第二位女子是誰,就所有的線索來看,似乎一切證據都指向花子,除了結尾的錄音機貌似她的聲音,她還剛好住在羅雨儂的家裡,只是她怎麼會突然又要去找蘇呢?以《華燈初上》編劇的手法來說,她可能會是一個關鍵,而不是要犯。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活著才是地獄啊,死掉就解脫了

究竟活著是不是一件好事呢?蘇慶儀不停地提到死掉才是解脫,要說她是自殺的也難,此時我又想起女警察曾經有說:「兇手真的是往死裡打欸。」不管怎麼想,如果要自我了解也很難敲那麼多下吧⋯⋯單就兩季劇情我來大膽推估一下兇手預測。

我認為兇手最有可能是子維,而花子是幫兇,阿達則是協助的人;蘇慶儀死過一次之後,發現她唯有擁有的只剩下她的親身骨肉,才精心規劃了這麼多設計羅雨儂的伎倆,就是為了奪回子維。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疑點1《華燈初上》兇手到底是誰?

子維在第一季以及第二季之間都透露著一種超齡的氣質,並且有非常多的戲份,在學校與同學打架的時候,一甩書呆子的外型,一拳下去就是重擊,在羅雨儂看著過往的照片時,那些照片明顯可以看出懷孕的是蘇慶儀,但他並沒有過多的反應,也沒有太多的提問,反而關心起蘇媽媽的來訪,畢竟那是她的外婆,乾媽與媽媽之間的故事,想必他略知一二。

戲劇社的時候,子維有一句非常詭異的對話:「我不想演了,你看你根本不知道我秘密背後的真相,你不知道我在說謊。」或許是在拒絕與蘇慶儀前去日本意外殺死了親媽,而花子的經典名言「她憑什麼那麼輕鬆,留著我們活著的人承擔一切?」或許也在暗示著對於子維弒母的不甘心,而阿達只是為愛前來協助的人。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59

疑點2 販毒線的集團老大是誰?

而另外一個戲份很重的角色——中村先生,極度有可能是販毒集團的老大!除了他真的很有錢以外,檜木在與潘文成的對話中透漏,他跟集團的老大很熟,如果潘文成不趕快處理羅雨儂的話,他會叫警察內部的人(葛檢)幹掉他。在蘇的婚禮那幕,你可以發現中村先生特別看了百合一眼,那一眼一點都不單純,畢竟她一定知道她是販毒的小妹。

至於阿達是不是販毒集團的一員,我認為這是兩回事,目前也看不出什麼跡象,關於那台錄音機有可能被江翰拿錯我覺得不太可能,誰會把一個愛人殺人的證據拿來拿去呢?應該只是編劇想要誤導觀眾的一個手段,至於為什麼阿達要撞江翰,是因為花子發現錄音機不見了,通知了阿達,才會有滅口的意圖。

華燈初上第二季-北藍先生

不過很難理解的是,為什麼要留一個會害死自己的證據?除非是自己也不知道有錄到這個音⋯⋯但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花子會馬上知道錄音機不在了,要阿達趕緊摧毀證據?後續我們就必須看《華燈初上》第三季怎麼演了。

北藍先生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希望你會喜歡我的文字,而我的PODCAST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

Related Articles

Stay Connected

1,090FansLike
6,848FollowersFollow
- Advertisement -

Latest Article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