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討苦吃的人》一個壞掉的人遇到一個壞掉的人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0 年 9 月 21 日

自討苦吃的人 李豪

自討苦吃的人是網路新生代廢鬱詩人李豪的首部詩集,2015年於PTT詩版以〈要不要來我家看貓咪〉一詩崛起,有時他的詩重得讓眼淚流不下來、有時戲謔得令人悵然。他的詩,可以為受傷的人,種下一座可以盡情傷心的宇宙,常常在感情中我們之所以傷心,或許是因為曾以為自己足夠特別,擁抱足夠溫暖他人,可是後來才發現,生命裡有些緣分,越是努力靠近,越是傷痕累累。而這樣的愛,總是自討苦吃。

所有的傷心都是自找的。

所有的傷心都是自找的,所有的命運都是寫好的,即使重來一次仍會微笑著,看你走遠。一如往常閒暇時晃去了誠品,晃到了這句話。是啊,真的就是這樣,很多時候我們都很癡情愛著一個人,好像從來沒有想過什麼叫後果,也不曾有一分後悔過。我想,沒有認識你,那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吧。至於那幾個傷心獨飲的夜晚,或是後來發生的那些命運,寫好了又怎麼樣,自找的又如何,反正跟你無關,你只是要知道我愛你就好了!你走遠了,我還是會微笑的。

一個壞掉的人遇見另一個壞掉的人,一步一步修好彼此的過程,那是我謂之理想的愛。

曾經我也認為因為過去的那段感情,我是破碎的,我是破爛不堪的,一個不完整的人是沒有資格談戀愛的。後來在蔡康永的某一本書上看見一句話:「忘不了前任,就是時間不夠久,或是對象不夠好。」所以我把一切交給了時間,但隨著歲月過去,我才發現我好像一直都還在原地,所以是不是我這輩子都沒有資格談戀愛了啊?因為我好像沒有什麼能給,我的追求者不少,但一率被我拒於門外。

當我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彷彿看見了救贖。「你不用多好,是你就好。」有時候我們對自己太過於苛刻,其實愛你的人不用你給他什麼,就像是你也不曾跟你愛的人要過什麼。

你也受傷了嗎?我也是。我們一起加油吧,讓我們對彼此的愛療癒一切。

或許壞掉的人,不該在想著要把誰修好了,而是連腦袋中的那些黑色也好好去愛吧。

為什麼要修好呢?前陣子再一個論壇上看到有人在討論一本誠品排行榜的書「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她提及她看這本書看的很反感,為什麼我一定要很可愛,不可愛不行嗎?

不可愛不行嗎?

《想見你》書中的陳韻如,就是因為一直活著世人的期待下,開始扮演起那個你撐不起的陌生人,一個你看著鏡子也認不得的人。是啊!這世界太不允許頹廢及軟弱,為什麼壞掉的我們,全身是傷的我們,還要逞強的說,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適時的表現軟弱,世界會更柔軟。關於那些黑色應該要一起愛,因為那些都是我們,有了那些不堪,才有現在的我。

當我問起你是玫瑰還是狐狸,卻忘了自己不是你的王子。

你是玫瑰,讓我讓我用盡全力深愛的玫瑰,還是狐狸,一個可以理解我,讓我依賴豢養的狐狸。如果我什麼都不是,你會成為我的誰?

「你花在玫瑰身上的時間,才讓你的玫瑰變得這麼重要。」很多時候我們強求著一個不適合我們的人,硬要他成為我們一生至愛。他不適合你,你比誰都清楚得很,但隨著付出的時間愈多,不甘心會告訴自己,這個選擇是對的,你必須繼續堅持下去,於是你稱之為癡情;

很多時候我們累了倦了,遷就了一個我們不愛的人,沒有愛但也沒有不喜歡,他很懂我,很體貼我,隨著時間過去,他的陪伴變得重要,好像不能沒有他,但心裡還是想著玫瑰。

或許我不是小王子,或許我不值得被愛。在我不懂什麼叫愛之前,玫瑰帶刺,狐狸有詐。

常常覺得自己是海,送愛人到更遠的岸。

有時候很需要這些悲劇性的詩詞,讓自己被大火燃燒,在化為灰燼後獲得救贖。常常覺得自己是海,送愛人到更遠的岸。海水的聲音很寧靜,那是我低鳴的哭泣。一個非常愛做夢的男孩,將自己置入悲劇性地的劇情當中,讓其悲慘又淒美,與愛人最後長相廝守,以前都覺得這樣很蠢又不切實際,一旦有那些想法就會譴責自己。後來我才發現,有時候這樣的並沒有什麼不好,至少很開心,笑容也是真的,的確是假的,卻能更真切的認知真相。

如果我是一隻蛾,奮不顧身衝向你,你可以關了燈,我就不會再過去了。

看完那麼多李豪的廢鬱詩詞,可以感受到他所種植的宇宙,讓多少人可以在銀河中盡情哭泣,享受寂寞孤獨帶來的昇華感,也看看我寫的吧。「如果我是一隻蛾,奮不顧身衝向你,你可以關了燈,我就不會在過去了。」我很喜歡你,而我愛你只有在你也愛我的時候,才有意義。

我是住在台北的藍先生,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記下句子。我是一個分享家,分享生活的經驗、看完書的感受,很幸運可以跟你一起分享,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幫我分享,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呦,希望我的文字能讓你感受到「叮」的感動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