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橋上的魔術師》角色劇情懶人包,經典台詞帶你回到記憶中的99樓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4 月 6 日
天橋上的魔術師

人氣夯劇《天橋上的魔術師》到底演甚麼,明明劇名是魔術師,卻跟80年代的商場有關?活在商場的每個角色都有1985年代的碎片,不管是相機比槍好用的白色恐怖或是性霸凌的玫瑰少年,相較美劇的單刀直入,更多了點慢鏡頭的浪漫。

本劇改編吳明益原著,透過金獎導演楊雅喆獨特敘事步調,重新編製,堪稱繼《血觀音》《女朋友·男朋友》後又一精準力作,由雙棲藝人孫淑媚、楊大正與新生演員朱軒洋、初孟軒、羅士齊、李奕樵等人領銜主演。

如果你還在尋找本劇更多的蛛絲馬跡,不妨跟著我的腳步一起再一次回味《天橋上的魔術師》角色故事以及經典台詞,劇情懶人包,我們再走一回中華商場。

天橋上的魔術師

世上最厲害的魔術,就是把人的煩惱藏起來

「對於童年的快樂你記得多少呢?」還記得當初拿著魔法棒相信自己有一切魔力的興奮嗎,還記得當初說起夢想眼裡就會浮現整片星空的自己嗎?說起童年,泛黃卻總有一層發光的夢幻魅力,魔術師(莊凱勛飾)並沒有被賦予任何可歌可泣的故事,他更像是一位說書人、遊戲中的NPC,在商場裡的某些魔幻時刻出現。

「你小時候也去過99樓阿,你忘了喔?」他與小不點在天橋上並肩而坐,販賣快樂與魔術道具,他的魔法不是永遠有效但總在需要信仰時出現。與商場其他大人最不同的是,他知道奇幻99樓的傳說。

天橋上的魔術師

那些消失的東西,只能留在99

在那裏,三小男孩不會吵架,任何事情都可以美夢成真,打電動不用錢、想吃多少糖果餅乾都可以,暑假作業是談不完的戀愛。打電動不用錢的99樓是商場小孩的默契,每個從商場消失的人們一定是一定是下定決心去了99樓,所有不見得寶物都可以那裏被找到,但失而復得的寶物卻只能留在永遠的99樓。

你還記得99樓的樣子嗎?

這座神秘的聖地正是每個人心中「童年」的劃地,存在於長大之前,它從來都不是一個實際的所在,但每個人都到過99樓。我們都曾在那個地方汲取世界的無限可能,實現每個兒時荒唐的夢,希望不要長大、美好的一切都不要改變。

天橋上的魔術師

不是你的人,終究不是你的 -阿派的至尊元

阿派 (朱軒洋飾) 與 阿猴(羅士齊飾)是最好的兄弟,追同一個女孩、兄弟有難情意相挺。阿派對阿猴都會特別好那麼一點點,買的宵夜總是買一送一、油腔滑調的他,幫阿猴拉進了一單又一單的生意—我們都有這樣一個朋友,你不想探究是愛情還是友情,但所有美好都想與他一人一半。

女孩最後還是牽起了阿猴的手,兄弟的世界闖進了如花的少女,同時阿派也去訂製了人生第一套高級西裝。

天橋上的魔術師

「這西裝一分一毫都沒有差,你的朋友身材跟你差很多,訂做的西裝是不能改的。」魔術師給阿派的寶物,是能夠看見人真正模樣的水晶球,透過水晶看見了商場陰柔細膩的裁縫(袁富華)是隻傲嬌的貓妖。

惱羞的阿派遇見了魔術師,魔術師用水晶在阿派身上比了比,也映出了一隻瞪大眼睛的貓,原來地痞阿派也是隻嘴硬的貓派。值得尋味的是,畫面處理上透過許多裁縫唐先生對阿派的曖昧觸摸,不難猜出或許唐先生是同志,但與唐先生有著相同至尊元的阿派,對阿猴的情感又是甚麼呢?

天橋上的魔術師

如果心裡真的想要,夢就會變成真的-Nori的她

商場中的風雲少年,品學兼優更是家裡的寶,是小不點景仰的哥哥,而這樣心思細膩的Nori(初孟軒飾)本該是思春少年,卻出奇的沒有鍾情於任何女孩,Nori很特別,他總會多看商場中被稱為「死玻璃」的小八(鄭豐毅飾)幾眼,那複雜的神色,說不出是羨慕還是抗拒。

原來陽光大男孩的他一直有個秘密,他房間小小的天地裡,貼著漫天櫻花、藏著絢麗衣裙以及美麗的髮簪。

那個年代的氛圍,讓一切與眾不同的事物變得可憎,男人不該著女裝,誰說女人可以穿西裝? 偏偏穿裙子旋轉於天地的小八,是世代裡最受歧視的存在。

天橋上的魔術師

小八快走!不要再回到這無情的地方!

小八年邁的養父在養子逝世後這樣對世界吶喊著,小八的死讓Nori毅然決然燒掉關於內心那個「她」的一切,他多希望自己可以就此死心,好好的拿冠軍上台大,成為媽媽眼中的那個自己。

「真可惜,這麼美,你捨得把它忘掉喔?如果你後悔,我可以幫你變回來。」魔術師撿起燒一半的髮簪,這樣對Nori說⋯⋯利用小八之死的橋段,致敬當年玫瑰少年殞落的歷史事件,他的無畏做自己對映著Nori對於呈現內心自我的渴望,Nori無數次將真實的自我推開,但夢想的渴望只會招惹更強大的反噬。

「小不點,我要去99樓囉」Nori拿起魔術師給他的99樓鑰匙火柴盒,點燃,在眼角邊烙下妖媚的美人痣,成為內心的那個她,消逝在那99樓。

天橋上的魔術師

不論我是否了解,但我依然愛你點媽最痛的告白

個性潑辣的老闆娘,經營著商場唯一的皮鞋店,同時也是Nori與小不點的母親。與其他台式母親一樣,點媽(孫淑媚飾)並不擅長說愛,但她以自己的孩子為榮,有著Nori這樣乖巧懂事的孩子,是一件多讓人驕傲的事。

媽媽的直覺還是在一天一天裡發現了Nori的異常,他的兒子變得不愛笑,會聽著日文流行歌發呆,背影始終在人群裡寂寞。她清楚兒子的不同,卻說不出Nori的世界發生了甚麼事,Nori為甚麼總是躲在房間,小不點為何總說哥哥身邊有白色狐狸精,所有的霧在看見兒子暗藏的女裝自畫像逐漸清晰。

天橋上的魔術師

他們只記得到處去找你,卻忘記自己到底在哪裡

點媽到底有沒有接到Nori要回來的電話,我認為那通電話從來就不是真的,只是透過這個方式,點媽為自己開啟了解另一個兒子的契機,電話裡兒子說過,他要帶一個很乖、很漂亮的女生回來,但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喜歡。

等不到兒子歸家的點媽,躺進了Nori平時藏著漫天櫻花的空間,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女裝的Nori、夢見在台上翩然起舞的Nori。不知道是否是那些暴力的閒言閒語也進入了夢中,台下的群眾一下子湧上台對著美麗的Nori施以歧視的暴力。

「幹破你老爸爛屁股,幹,拎祖母在這裡啊!」點媽護犢,殺紅著眼大喊著,將夢裡的人群帶離自己兒子遠遠的。點媽從夢裡睜開眼睛的瞬間,一片片櫻花落下,落在點媽的身上,也象徵著對兒子的愛與接納,如果再一次,她會張開雙臂擁抱兒子內心的女孩。

天橋上的魔術師

死亡不是消失,有一天我們的靈魂都會再相遇大佩小佩的文鳥

想像如果有一個時代,是我們的言論不再自由,民主思想是黨政下的毒,家裡經營書店的大佩小佩(林傑宜、林潔旻飾)一家時刻走在被民間警察消失的邊緣。

悲劇發生的那一晚,全家跟著提倡自由民主的禁書一起消逝在大火中,大佩成了唯一的生還者,世間不再有「大佩、小佩」,只剩下眾人給雙胞胎的統一角色「佩佩」。

這次魔術師的搭檔,是隻文鳥,據說,魔術師的掌心藏有時間的秘密,他讓文鳥一瞬間從初生到死亡,這世間的一切,永遠比我們想得更快。魔術的中場,他這樣說道。

天橋上的魔術師

「小朋友,你還記得之前我怎麼把你妹妹變回來的嗎??」魔術師接著這樣問著佩佩,記憶帶她回到魔術師一開始施展魔法的那天,她努力想著小佩眼裡那調皮的光,似乎再用力一點,就可以把她烙在眼底。

「她一直都在阿,不信的話你仔細聽,現在你心裡面是一個心跳聲,還是兩個心跳聲?」魔術師問彎下腰,與大佩平視時溫柔的說。

這是這座商場,第一次面臨這麼悲壯的「失去」,活下來的是大佩但表弟阿蓋(羅謙紹飾)卻一直喚她文小佩。大佩的不否認或許是希望藉此把小佩留在身邊久一些,最後她變成佩佩,似乎就是寓意著,要連著逝去的人一併好好活著人。

大佩與小佩的故事匯聚了深度與廣度,從大佩哭著問老師(萬芳飾)會不會檢舉自己的爸媽,到身處白色恐怖的高壓氣氛,無一不是可以拿出來深度解析的歷史彩蛋。

天橋上的魔術師

讓我擁有,你最後一次的溫柔阿猴與錄音帶

每一捲給彼此的錄音帶都是阿猴等待退伍的動力,每一封來自阿猴的信,都是讓小蘭繼續等待的蜜糖。小蘭上了大學,阿猴卻依然在原地,連要寫封信給小蘭都因為識字不全而格外吃力。

小蘭與阿猴的差距隨著時間越來越明顯,在交叉點後隨即朝不同方向望去的兩人,終究只能將愛情停留在過去。一個吃了追趕,一個厭倦等待,分開不代表不愛,正因為還愛著我們才明白現在能做的只有放手。

「馬小蘭,馬小蘭,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阿猴對著小蘭離去的背影,聲嘶力竭地哭著。不要怕,就算有一天我們沒在一起了,我們都要記得現在很愛的樣子,作為回應,小蘭摸摸自己的眼角,提醒阿猴那些他們曾經相愛的時光。

天橋上的魔術師

冰到麻掉就不痛了金魚守護神與特莉莎

特莉莎(偉莉莎)與同齡孩子有那麼點不同,多了一點陰鬱、多了一點過分成熟。發育較其他孩子早,小小年紀就有著明顯的性徵,這些獨特的一切讓她成了同齡孩子的箭靶。小不點的媽媽,總會去特莉莎家裡開的廟準時聽名牌,身上沾了墨的金魚在宣紙上跳啊跳,好像跳出了可以讓眾人發財的密碼。

這樣的兩人漸漸有了交集,小不點會在特莉莎需要幫助時伸出援手,這樣少見的溫暖也帶他走進了特莉莎的內心世界。她逃家的姊姊是去了墾丁,她害怕背對門口爬梯子,她感到疼痛時就冰敷,冰到麻掉就不痛了,神奇的手訣可以召喚金魚守護神,在守護神的世界裡她很安全,連鬼也找不到她。

天橋上的魔術師

汪洋與金魚,自由的藍天大海

她的爸爸對任何與她女兒有接觸的人充滿著敵意,家裡曬著成熟女性的內衣,但那套內衣,卻是穿在特莉莎身上。「你很沒慧根耶!」 特莉莎不厭其煩的教著小不點召喚守護神的手訣,希望可以將保護自己的力量,也分一點給家庭紛擾的小不點。特莉莎最終踏上了尋找姐姐的路,她的逃離讓小不點有了第一次初戀、失戀,失戀後的小不點,終於看見特莉莎眼中的那片無垠汪洋。

從特莉莎的內衣與逃跑的姐姐、怪異的走路姿勢、爸爸帶有侵略性的眼神,不難推測出特莉莎正經歷著性暴力,她眼中的世界始終是悲傷的汪洋,多希望自己可以跟金魚一起游得離家遠遠的。

天橋上的魔術師

原來消失才是真正的存在小不點的99

「為甚麼不見的不是你?」 爹不疼娘不愛,除了他哥哥,小不點的世界沒有人愛他,他許下願望,希望可以不要回來,永遠在99樓也沒關係。

許完願後的小不點成了隱形人,在現實世界遊蕩卻沒有人看得見他,他發現去了99樓的自己,正在漸漸被三小男孩遺忘,爸媽原來也會這樣瘋了似的尋找自己。

「我們是不是很偏心?」 發現家裡只有Nori的照片,卻找不到任何小不點照片的點爸(楊大正飾)對點媽這樣說著。小不點跟著魔術師進入了《戀戀風塵》的世界,他跳進侯孝賢導演世界裡的中華商場,在電影放映期間他可以出現在畫面裡,看見他愛的人也能夠被看見,在電影的世界裡他不再隱形。

原來,希望變成隱形人的背後,是想要被關注、被愛的強大渴望,於是小不點的99樓,是投映在所有人都看的見的電影世界裡。

天橋上的魔術師

戲演完了,魔術就要結束

小不點的朋友們去看了小不點,點爸在電影的每個場次都帶著小兒子最愛的烤玉米去看小不點,他還是有點氣父母的偏心。我們沒有拍過全家福,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把我們畫在一起,捧著零碎照片的點媽這樣問繪師,失蹤了兩個孩子,她才意識到這個家有多少來不及。也隨著電影下檔,他剩下最後一次與父母相見的機會,原本蜷縮在角落的小不點,拿出懷中幫家裡叫賣的鞋墊,像以前一樣喊著。

「舶來品舶來品,三雙200,中華商場有三寶,牛皮、羊皮、豬頭皮」小不點來不及說再見的父母,如果無法回家,他希望在最後可以讓大家記得自己永遠是那個沿路幫家裡叫賣的貼心孩子。作為少數不是因為死亡或是逃離而進入99樓的角色,還是渴望回家的小不點,因為點爸與點媽的眼淚,讓他看見一條回家的路,在離開電影之際,小不點多希望可以把所有失而復得的寶物帶回家。

「因為他不見了,你才會記得,他曾經是你的」魔術師對著即將離開99樓的小不點說。

天橋上的魔術師

小鬼,你的戲沒了,結局是什麼?

關於中華商場中每個人的故事,就停在了小不點從99樓後回來的日常。商場裡又出現了一個魔術師,販賣著誘人的魔術道具,但這次小不點只是靜靜看著魔術師的戲法微笑。

全劇以小不點離開99樓作為完結,在99樓,小不點學會了好好道別、接受了或許有些現實永遠無法如自己的意,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一如魔術師對小不點說的,電影下檔了,世上再也沒有小不點,這樣的你卻會一直活在大家回憶裡,回到現實的是新的小不點,我想,可以回來的契機是他接受了長大必有失去的事實,揮別了童年與只能留在99樓的寶物,小不點戴著Nori畫在他手上的超時空手錶,回到了中華商場。

天橋上的魔術師

記憶裡風化的一切使輪廓日漸模糊,但擁有的曾經,總在小心翻閱的每個當下更加清晰,彌足珍貴。

孫盛希為公視旗艦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演唱主題曲《小心翻閱》,她空靈的嗓音在這一字一句之中,透露著被時間催促長大的我們,在不可逆的現象裡獲得另一份收藏。孫盛希知性且富哲理的口吻,與流水般的琴聲完美融合,弦樂的陪襯既優雅且惆悵,時而輕拿輕放,時而深刻紮心,豐沛的情感在歌曲裡全然釋放。

火車離開這座城市時,會很慢的過個彎,讓離開的人能夠好好的再看這裡一眼

長大的旅程就是一連串的離開,但一如離開台北的列車,我們總能在過彎時再好好看過去的美好,最後一眼。嗨,離開99樓的你,現在過的好嗎?你最喜歡哪一個演員的台詞?哪一個金句讓你感同身受!一起回到過去體驗人生!體驗愛!

微胖阿姨

我是Sasha,你可以叫我微胖阿姨。喜歡聊天,所以把聊天錄成podcast,名字有點醋咪,叫營養早餐店。擅長一個人旅行,偶爾看看書看看電影,洗澡時會自言自語,我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去酒吧的路上。希望有天能成為會說故事的人,如果我所分享的文字能跟正在閱讀的你產生連結,那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