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製完美》六大人性思辨,基因改造新時代!人類未來的軍備競賽,我們準備好了嗎?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5 月 21 日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傳奇的哲學家哈佛大學教授邁可・桑德爾教授,以《正義》這門大學部課程累積超過一萬五千名的修課人數,甚至將這門課製作為電視節目,而他所撰寫的《訂製完美:基因工程時代的人性思辨》並不是像一書《正義》聞為最有名或最暢銷的著作,然而在基因工程科技突飛猛進的今天,卻被公認是爭議性最大與影響最深遠的一部作品。
哲學的討論從來沒有輸贏,也不會有一個結果,它只是透過問答雙方反覆討論的過程,檢視固有的想法穩不穩固,一切不是為了得到真相,而是為了靠近真相;討論的各方不是敵人,而是一同合作的夥伴,你常常聽到基因改造、基因工程,它離我們的生活很近,而桑德爾以一波波的論證中瘋狂扭動你的大腦,你會發現自己似乎擁有很多立場,卻在其中孤立無援,《訂製完美》的篇幅不長,但故事既精彩又發人深省。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我們要生下一個失聰的小孩

幾年前,一對同性戀伴侶決定擁有一個孩子,由於兩人都失聰,並以此為傲,所以她們決定這個孩子最好也是聾人,尋找著家族中五代皆是聾人的男人精子,試圖想要生下與他們同樣失聰的孩子,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讓他們受到廣大的輿論譴責,絕大多數的責難集中於指控她們蓄意將殘疾加在自己孩子的身上。杜薛諾和麥科拉否認耳聾是一種殘疾,並且聲稱:「我們不認為我們所做的,跟許多異性戀伴侶想要孩子時的作法有多大的不同。」

如果失聰的父母利用基因工程生下了耳聾的孩子不能被接受,是錯誤的,那麼那些砸錢想要找到身高180以上、大學讀台大,試圖找到優質精子或卵子捐贈者的行為又是正確的嗎?

一則來自不孕夫婦刊登的消息在《哈佛日報》上顯得格外諷刺,他們正在尋找178公分以上的運動健將、同時沒有家族疾病、SAT分數需要在1400分以上(相當我們學測70級左右)的卵子,這樣的訊息在美國並不稀罕,而反觀前者案例,事先設計把孩子訂製成聾人錯了嗎?如果是的話,又是哪裡做錯了——是耳聾的部分?還是設計這個行為?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基因工程永無止盡的軍備競賽

基因工程運用的突破讓我們對帕金森症、多發性硬化症帶來希望,但同時基因工程的成長其實正在受到抑制,因為那些基因學知識也許已經讓人類可以操控自然狀態——例如改善肌肉、記憶力、心情、性別、身高以及其他遺傳特質,當今天基因改良運用了醫療方法達到非醫療之目的的時候,面對的不只是道德上的問題,更是一場即將爆發的軍備競賽。

九局上半滿壘,場外的觀眾大叫著,期待他們心目中的棒球選手可以擊出全壘打,倘若基因工程介入了運動的世界,當HOMERUN的那一剎那,我們驚嘆的不再是選手超乎預想的抗壓性以及千錘百鍊,而是藥商精湛的技術。當每個選手的力量跟身高標準提高時,選手被奪走了選擇權,基因改良變成必然,人類必須更加地依賴基因科技,就像是霓淨思面膜的長期降價已經變成常態,價格再也回不去,為了更好的表現、更好的銷售成績,藥丸吃不完、老闆跳樓跳不完。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基因改造所牽涉的社會問題

1980年,人類生長激素(HGH)通過審核,並准許使用於因生長賀爾蒙缺乏症而導致身高平均矮小的兒童,但這個療法同樣也可以提升健康兒童的身高,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只有非常矮小的兒童才能使用,而不是所有平均身高之下的兒童都能尋求治療,而那些平均身高的人更可以達到籃球隊的身高水平。
人類生長激素(HGH)非常昂貴,健保不給付,一週注射藥物六次,為期二到五年,一年大約需要花費二萬美元,全都是為了長高那5到8公分,當財富變成進化的權利時,未經改良的孩子就會覺得自己變矮,社會就會被撕裂開來,即使窮人得到了社會上的補助或是調節課稅得以獲取公正,但我們必須反思「我們是否想要處在逼不得已的世界。」

性別選擇也一直以來在亞洲世界都是備受注目的問題,人類使用羊膜穿刺和超音波相關技術就能在產前得知嬰兒的性別,印度曾經使用這樣的技術,流掉了近九成的女嬰,性別比從962滑至927。當基因工程涉及性別選擇時,性別比失衡的社會之中,將產生更多的社會問題。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父母訂製的孩子,基因戰火的燃起

面對基因改良的發展,我們進行有限度的發展,我們恐懼孩子的未來只剩下紅藍色的藥丸,於是我們止步於那扇門人類進化的門檻之前;當然,身為孩子的父母,有權利保障孩童的健康,有義務給予資源栽培,幫助他們發現才能及天份,然而當野心勃勃的父母對於自己無私的愛得意忘形、不遺餘力地幫助還子獲取幸福和成功時,藉由教育和訓練與利用基因改良提供的協助,兩者之間又有什麼差異呢?
無止盡的課程學習、鋼琴、體育訓練,身為一個21世紀的新生兒,從早上到學校上課到晚上進行額外學習,回家就得做功課,倒頭一睡鬧鐘隨即響起,機器人般的持續重複著每一天,家長對於小孩子的期望進入失控的狀態,甚至有家長為了讓孩子取得好成績進入高等學校,試圖讓自己的孩子患上或是假裝患上「學習障礙症」,只為了能讓孩子在SAT的作答時間增長。

當家長求好心切達到瘋狂,孩子表現的壓力升高,幫助容易分心的孩子專注的需求也明顯增加。利他能,作為一種幫助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治療方法,為了要增進大學考試中的表現而受到濫用,並且愈來愈多的醫生開處方籤給學齡前的兒童,全體用藥的處境,究竟是科技的進步,還是來自父母塑造的狂熱呢?或許孩童對於是否要發展基因工程一點都不在意,差別只是在推他們進入地獄的是誰罷了。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高爾頓的優生學主義

1883年,高爾頓博士提出「優生學」的名詞,他相信遺傳影響才能及特質,鼓勵有才能的人懷抱著優生學的目的選擇配偶,繁衍基因,讓自然界毫不留情的作為。
1097年印第安納州正式通過第一條強制精神病患、受刑人和貧民絕育的法律,並且超過六萬個基因「有缺陷的」的美國人接受絕育手術,並在1927年正式支持絕育法律符合憲法,而當時的霍姆斯法官在八比一多數支持絕育法律的意見書提到:「社會能防止明顯不健全的人繁衍後代,這對全世界而言比較好,三代弱智已經足夠了。」

優先學德國主宰希特勒

而美國火熱的優生學在德國有了仰慕者希特勒,他認為優生學必須更系統地執行,才能表現出人類最人道的行為,從此人類將省去數以百萬計不要的苦難,全體都可以得到健康改善。1933 年 7 月 14 日,德國通過「遺傳病病患後代防止法」,針對罹患遺傳性疾病患者強制實施絕育手術。其中包括:天生智障、精神分裂症、躁鬱精神病、遺傳性癲癇、遺傳性杭丁頓舞蹈症、遺傳性眼盲或耳聾、嚴重的遺傳性身體缺陷以及嚴重酗酒者。
而最後希特勒的優生學超過了絕育,演變為種族清洗的大屠殺,1939 年 9 月德國入侵波蘭引爆二次世界大戰後,為了騰出醫療資源給前線受傷的士兵,開始秘密展開「T4 行動」,直接對前述法律所指的遺傳病病患時實施安樂死。沒多久「T4 行動」擴及所有猶太病人,再來,即使是健康的猶太人也被送入集中營,成為安樂死的對象,六百萬猶太人因此慘遭屠殺。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當機會交給基因科技

在人類習慣於基因科技自我改進的世界時,社會謙卑的基礎將會受到挑戰,並開始對自身的天資與才能產生懷疑,甚至當今天這些所謂的「肌肉」、「記憶力」的數值不夠強大時,他們只會奢求更強大的科技、找到更多的錢進行進化,而失去了自我實踐的本能。基因改良推翻了努力及奮鬥嗎?當父母必須為孩子選擇對的特質負責,或是為沒有選擇對的特質負責時,其責任反而是指數型地擴張成令人畏懼的規模。
以往是由命運決定的領域,現在卻成了選擇的競技場,《人類大歷史》曾說:「在金錢與帝國之外,宗教正是第三種讓人類一統的力量。」正是宗教的不可預測性,讓人們無法自以為是地擔起物競天擇的重責大任,宗教的存在讓人類安分,基因的不可變性讓人類知道團結合作,擁有天賦的人能夠活躍的天賦,不是因為他們的作為,而是因為好運,那是基因樂透的結果。
當今天擁有天賦的人狂妄地認為自己就是金字塔的頂端時,社會的聲音就會出現撻伐——「不就是一個幸運的混蛋而已嗎?又不是靠自己。」當人類意識到天賦偶發的,沒有人的成功完全是靠一己之力時,就可以避免菁英階級陷入富者恆富目中無人的驕縱;在如此平衡的社會才能有《刻意練習》的論述:「只要他可以,沒有人不行。」
訂製完美 基因工程

桑德爾的人性思辨

倘若菁英工程讓我們無視基因樂透的結果,是我們以選擇取代機會,人類對於成就以及結果的涉入就會降低,基因科學有限的發展,讓我們保有轉圈餘地。

基因工程對於人類社會的福祉有目共賭,以胚胎科技或基因療法的出現,幫助了眾多癌症病患、唐氏症、失智等患者,但當我們今天運用了醫療方法進行了非醫療的目的時,這一切都會向瑞凡一樣,回不去了,永遠不要小看人性,而這本書帶給你的沒有答案,僅有反思,沒有真相,只有更靠近真相。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熱愛分享,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同時我也有在經營PODCAST,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