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偽善者的金錢遊戲!6大金句刻劃人性真諦!一個充滿惡意的世界!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10 月 4 日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影集名稱:魷魚遊戲

評分:8 / 10 

懸疑驚悚 / 人性刻劃

《魷魚遊戲》講述一場獎金高達韓幣456億元的生存遊戲,456位挑戰者都是在金字塔底層掙扎的人們,這場遊戲必須完成9場遊戲,失敗就必須死亡,活到最後的玩家則可以拿下高額獎金。9場遊戲看似簡單純粹,但卻逼著這些參賽者露出人性最險惡的一面。

456億元韓幣等於新台幣10億多的獎金,為了這筆錢,你要不要殺人?以生存遊戲為題材的電影不枚勝舉,像是日本的《要聽神明的話》、《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大多都是以封閉空間作為場景,讓遊戲中的人類互相殘殺,藉以顯現人性的險惡,不但滿足人類對於惡意的好奇、更是讓大家平凡的人生多了一份刺激的寫意。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韓國影集談的人性,有些像是《屍速列車》這類置陌生人於死地的惡意,也有些像是《熔爐》一樣那種變態至極的沈重,但這些已經談不上稀奇,《魷魚遊戲》更多想談的是更貼近為人類的感受。「如果我有錢,我也會是好人」《寄生上流》更是在此下了一句完美的註解,生為人類,大家都想成為善良開心、散發正面能量的好人,所以我們當有機會出現時,我們還是會想握緊這根安心稻草,只是沒想到駱駝還是會倒,因為這個稱之為「公平」的世界一點也不公平,一起看看《魷魚遊戲》的6大金句台詞為我們帶來的人性思辨吧!(尚有其角色經典名言未置入,並非作者預想傳述之觀點則排除)

我出來後發現,這裡更像地獄

同是參加生存遊戲的玩家們,一邊是太有錢、另外一邊則是窮途末路;《魷魚遊戲》第一個吸引到我的特點,不是在木頭人的無差別廝殺,而是讓參與者擁有「選擇」的機會,如果整場遊戲的半數人同意終止遊戲,便能結束這場廝殺,我們也看見主角——456玩家成奇勳(李政宰 飾)的心路歷程。

他就像我們一般人一樣,看見這場過分的大屠殺覺得忿忿不平,決議退出遊戲,卻又再回到現實世界時,看見地獄般的現況。即使他若回頭參加遊戲的話,他就必須成為每一份獎金的屠夫,但在沒有選擇的狀況下,成奇勳認為他必須得怎麼做,但他真的沒有選擇的權利嗎?

成奇勳的角色,太過貼近的人性刻畫

在我看完《魷魚遊戲》的這一週,我持續地觀察著社群上的評論,大多數的人都很討厭李政宰飾演的456參賽者——成奇勳。「真的討厭男主角欸!」
「聖母男主,什麼都也沒做就第一名。」
「做作噁心,明明知道自己參加遊戲就是會殺人,還裝無辜。」

魷魚遊戲Squid Game-

對我而言,這就是《魷魚遊戲》最厲害的地方,在刻畫人性時,完全將成奇勳刻劃成一面鏡子,它的形象離我們很近很近,人生有太多逼不得已的時候,我們編織出一個自己的舒適圈,在謊言的遊戲裡,合理化自己的所有行為,這是人類心理的求生機制,就像成奇勳一樣,認為自己毫無選擇,在投入遊戲之前,允諾自己必須當個好人,卻忘記在踏進房間的那一刻起,選擇讓雙手染滿鮮血。

身無分文跟家財萬貫是一樣的

「你知道身無分文的人跟家財萬貫的人共通點是什麼嗎?就是人生毫無樂趣可言,如果擁有家財萬貫,不管買什麼或吃什麼最終都會變得了無生趣」 —— 吳一男

《魷魚遊戲》不像是近來的生存影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或是《密弒遊戲》一般,以「遊戲解謎」讓觀眾一同感受那種倒數的感覺,仔細觀察001玩家吳一男(吳永秀 飾)這個角色。

身為這場遊戲的主辦人,我們無法從電影中看見為何如此有錢的人,在年紀這麼大的時候孤苦無依,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老爺爺在外面的世界一點都感受不到任何情緒,而這樣的他,從頭到尾都想知道一件事情——「人可以相信嗎?」於是,他在成奇勳身上發現了樂子。

我輸光了,可不可以借我一顆彈珠?

《魷魚遊戲》在場景設計、鏡頭美學講究以外,在色彩搭配上的高對比的別出心裁,更是讓這一關關的血腥童玩更添上濃烈的不適感,而從一開始的木頭人、椪餅、團體拔河戰以及夜晚的廝殺,456人醞釀出革命情感,分裂成一個個小團隊,並且在《魷魚遊戲》的第六集,給觀眾最致命的衝擊。

魷魚遊戲Squid Game
魷魚遊戲Squid Game

吳一男一直都受到成奇勳的照顧,在夜晚時有他的保護、尿褲子有他的外套穿,即使團體賽也不被晾在旁邊。身為這場遊戲的主辦人,我不認為他的字典裡存著人性本善,就在成奇勳找他打彈珠的時候,這就是考驗人性的最佳機會。

魷魚遊戲Squid Game-

兩人一組,是最好的剛布夥伴,卻只有一個人能夠離開。我們是看劇的人,嘴裡碎碎評論著各種角色應該怎麼決策,只是我們有沒有想過,如果真的身在遊戲之中,在倒數計時的分分秒秒,我們又能做出多理智的決定,這場遊戲一點都不精采卻如此迷人的原因依舊——你要成為天使、還是惡魔?此時,成奇勳崩毀自己的人設,拆穿謊言的泡泡,成為一個真正的惡魔。

那麼欺騙我,拿走我的彈珠就像話嗎?

死到臨頭,我們是不是還可以保持善良呢?成奇勳想到自己的女兒以及母親,見狀便利用老人的失智逆轉賽局,這一刻讓人嗤之以鼻,瞬間人設全數崩壞,他是一個偽君子嗎?他是大家口中的聖母,卻做著比別人更骯糟的事情嗎?

魷魚遊戲Squid Game

我們都期待著好人持續發出聖光,必須完美的毫無瑕疵,只要犯錯一件事情,就會被大肆撻伐,但人性不是這樣運作的,好人也有壞的一面,壞人也有好的一面,在成奇勳拒絕給吳一男彈珠的當下,吳一男便拆穿一切。

「人可以相信嗎?」
「不能。」

魷魚遊戲Squid Game

這是吳ㄧ男的價值觀,他只是為了證明,這世上沒有良善,在生命作為籌碼的遊戲之中,人性醜陋盡收眼底。我們都是普通人,沒有所謂的好人、也沒有所謂的壞人,為了生存,什麼都做得出來。

所有參加者都是平等的

的有所謂的公平嗎?在遊戲裡,帶著黑面具的人嚷攘著:「我們是給在外頭的世界遭受到不平等待遇和歧視的人們,最後一次機會,得以公平競爭取勝。」舉著公平的旗幟,卻不給予玩家足夠的食物,暗自允許遊戲玩家們在關燈後自相殘殺,這個諷刺更是精準到位。

魷魚遊戲Squid Game
魷魚遊戲Squid Game

本以為可以脫離現實世界的不平等,卻又在魷魚世界中陷入了另一種不平等,但我們真的期待「公平」的降臨嗎?通常抱怨社會不公的人,並不是真的擔心公益價值,而是抱怨自己沒有分到一杯羹。捫心自問,當你站在社會的頂端時,你還會為「公平」發生嗎?在我們人生中所經歷的所有公正公平的競爭中,你又贏過幾次。

魷魚遊戲Squid Game

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無奈也好,委屈也好, 這一切都是既成現實,在這個資本主義的世界也好、或是在這場魷魚遊戲的戰場,唯有「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通則適用,更是再次強化了《魷魚遊戲》想要強調的重點。成奇勳之所以可以保持善良,是因為活得下去;有人喊著公平,是因為你想要拿到好處;你所號召的,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這就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情。

我能活著是因為我拼死拼活都要生存下來

218玩家曹尚佑(朴海秀 飾)是成奇勳小時候的鄰居,從首爾大學經營學系畢業後,成為了這個家鄉的偉大星星,卻因為涉嫌虧空公款、身負鉅額債務。從他至尾,他最努力破關,也不遮蓋自己惡魔的角角,他在資本主義打滾過,這是一場生存遊戲,就必須得踩著別人的屍體,他是從頭到尾人設最集中的一個角色。

魷魚遊戲Squid Game
魷魚遊戲Squid Game

但生活中又多少如此這樣的人,清楚認識自己,願意承認自己的惡意,大家都是現實生活四分八裂的人,大家都是來這邊討一個翻身的機會,大家也都很清楚知道遊戲的勝利就是必須殺死其他455個人,卻沒有幾個能像曹尚佑一樣那麼坦率。

即使到最後的自我了斷,都如此令人動情,也不免對於這個角色感到悲傷,也佩服故事呈現之完整性讓人真的能感受到曹尚佑的無奈。

《魷魚遊戲》經典之處不是那些精密的遊戲設計,而是在於每個人都想成為「成奇勳」一樣善良,幫助著社會的每一個人,卻會在某些時候為了生存騙了老人的彈珠,做出跟曹尚佑一樣可惡的事情。

沒有人是好人,也沒有人是壞人,我們都是一個普通人,在這個世界裡努力生存,不需要施加不必要的期待在別人身上,也同樣不用如此要求自己,生而為人,這就是最純粹的人性。《魷魚遊戲》已經全數9集都在Netflix上線,內容充滿血腥橋段全數歸列19禁,大家趕快前往收看!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熱愛分享,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同時我也有在經營PODCAST,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