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關係修復三部曲,我們都有自我療癒的能力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6 月 11 日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有些關係,不是靠努力就能修復的,家庭關係更是每個人的必修學分,我們都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只是還沒學會好好檢視傷痕並與過去和解。我們都是可愛的、所有情緒都是值得被愛的,當感受不到外界傳遞給自己的能量時,讓我們成為自己的力量吧!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同志家庭把愛放在一切之前

誰是李詣琦?她是一名同志,更是一名同志母親。小孩不是她的,是太座的(琦琦的伴侶),但看似有關係又無血緣的四人卻能在一切眼光之下,搭建一個比異性戀更美好的家。本書橫跨7年的時光紀錄一家的笑與淚,有過爭吵也一起笑看一切外界的歧視。

琦琦笑著說:「我們家像活在未來,一個沒有歧視的未來。」琦琦陪伴著孩子,太座則引導著琦琦;引導著讀者療癒內心的傷口,我們都曾在過去受傷,現在的你痊癒了嗎?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修復一:擁抱原生家庭的傷痕

喜歡你原生家庭的樣子嗎?太座與琦琦的兩個女兒,是最為特別的存在。經歷過父母離異,由父親教養的壓抑時光;琦琦加入她們後,更是重新學習甚麼是「家」的組成概念。

我們都會因為過去經驗抗拒現在的某些體驗,例如你討厭吃青椒,因為以前大人總是因為「為我好、有營養」逼迫自己吞下去,諸如此類的小事,匯聚成了現在你抗拒的某件大事。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你在抗拒些甚麼呢?

你抗拒的是青椒,還是逼你吃青椒的父母;你是討厭青椒的氣味,還是對這些被「強迫接受」的行為生氣呢大多數的人習慣揀選出自己不喜歡的部分,認知到了就急於逃避封印創傷,少了清創的過程就無法發現正在發炎的病灶。自我修復第一步,就是找出你的病灶,梳理出你抗拒的原因,我們一起回到受傷的那一天吧!

如果可以,你希望對方怎麼做呢?

其實,不管外在長到幾歲,內心總還是會有那長不大的孩子。以青椒課題為例,如果真的要吃青椒,你希望當時的父母可以如何跟你解釋呢?是不是明確地把理由說出來,這一切就比較讓人可以接受?書中的小女兒,只要大人一把音量提高問她「妳在做什麼」就會懼怕到全身發抖,原來在被父親教養的那段時間,大人的關懷總帶著責罵。

琦琦與小女兒一起透過梳理以前的經驗,回應小女兒過去的自己,用溫暖揮去不安,練習看見原生家庭的愛。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修復二:親密關係中的自己

是不是我不這麼軟弱,他才會愛我?我不說的話,妳應該都要知道阿! 妳不是說你愛我嗎,妳必須懂我啊!

每一段親密關係的失落,都是一段重新發現自己的旅程,在這段探索的過程中妳發現了甚麼不一樣的自己呢?

跳脫家庭慣性

父母是我們接觸的第一組親密關係模組,長時間的共居生活,我們潛意識的會將她們的模式帶進自己的意識中。或許會察覺自己不喜歡的部分,但往往在不知不覺間還是習慣性地複製了那些行為,這些都是家庭慣性。

控制並且進行改變

妳期待從慣性行為裡得到什麼樣的回應呢?因為害怕表達真實想法,總是用隱晦的方式暗示身邊的人;因為期待被理解,所以進一步用曖昧的線索暗示一切,但沒有人會真正的讀心。

當妳意識到了惡性循環,那就是跳脫循環的時候囉!大膽了解自己的需求,制定出更有效益的作法,只要願意開始練習一定就會比昨天的自己更好。

從期待被愛、向別人討愛的慣性裡離開,開始練習愛自己,在沒有人理解自己的時候,先回來和自己在一起、傾聽內在的聲音。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修復三:我們值得擁有更好的一段關係

生命角色中的斜槓讓我們忙碌,大多數的我們同時扮演著孩子與父母、愛人與友人、當事者以及旁觀者。每一個被賦予的角色都因為密不可分的關係而將彼此牽在一起,隨著時間的推進我們可能在不同時期對待事物態度都不盡相同,你可能會因為他人一下子態度的轉變而產生困惑與不解,進而變得猜疑甚至自我懷疑。

「是我不夠好嗎?」、「他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呢?」當這些質疑自己的聲音出現時,就是雙方角色不對等的開端。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這次選擇權在你手上

與其無謂的猜疑,你是否更嚮往真切的答案呢?在情緒平穩後聽聽自己的聲音吧!你所有的情緒都事出有因,也都是你真真切切活著的證明。你真正想表達的是甚麼呢?如鯁在喉的情緒是難過、沮喪或是可惜?不妨從練習把自己想說的話傳達出來,當你誠實的面對自己、面對關係,你就已經選擇了放過自己,別人不珍惜你那就是他家的事了!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我們都不完美,但都能變得更好

《媽媽,琦琦,和與她們的女兒》總是被歸類在性別認同、同志文學的區域,但當深入閱讀參與這一家七年的時光,總會不自覺被那和煦的氛圍所吸引。

四個不完美的人組成了一個超越血緣的家庭,比任何有血緣的關係都更加緊密,琦琦用愛與理解走進兩個小女孩的生命,讓彼此重新定義對家的想像。小女兒說:「覺得家庭有很多種,我不會去想說我們家這樣就是很奇怪。我覺得,一個家庭最重要的就是愛!愛不愛對方,會不會照顧得到對方、會不會在我有困難的時候也互相幫忙。」。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

太座也陪伴琦琦,檢視以往放不下的傷口,與原生家庭和解、與自己握手言和。她們是伴侶也是生命旅程的夥伴,透過這些自我療癒的旅程,我們都將變成更愛自己,更加美好的人。

微胖阿姨

我是Sasha,你可以叫我微胖阿姨。喜歡聊天,所以把聊天錄成podcast,名字有點醋咪,叫營養早餐店。擅長一個人旅行,偶爾看看書看看電影,洗澡時會自言自語,我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去酒吧的路上。希望有天能成為會說故事的人,如果我所分享的文字能跟正在閱讀的你產生連結,那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