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業力爆發!蜷伏在身後的恐懼!神不在了怎麼辦?絕望3大經典台詞重現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9 月 2 日
薩滿 敏

電影名稱:薩滿

評分:7 / 10 

18禁 / 驚悚 / 文化

位於泰國東北部依善地區中的一個小村落,「尼姆」繼承家族信仰,供奉先祖成為巫覡,某天她卻發現外甥女「敏」似乎不太對勁,狀態也一天比一天惡化,變得愈來愈古怪。以薩滿巫覡為主題取材的攝影團隊,一直跟隨在「尼姆」身旁進行拍攝,一連串不可思議的現象……世襲的薩滿巫覡家族,與血有關的三個月的紀錄……

當妳開始感到不對勁時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如果你是喜歡恐怖爽片的人,這部片會讓你很倒胃,但如果你是有耐心、喜歡思考、能看懂每一句台詞背後的惡意的人,《薩滿》會給你來自2021年最深的恐懼。

個人非常討厭jump scare那種低俗的嚇人手段,《薩滿》僅有一幕,對我來說,是可以安心觀看的一部電影,其透過層層故事堆疊而成的可怕,才是真正讓你頭皮發麻的可怕,當初的《靈動:鬼影實錄》正是以這種近乎現實的既視感,讓恐懼順理成章的潛伏在生活之中。

「你覺得不能做的,它都會做給你看。」《薩滿》是一部偽紀錄片,透過第一人稱視角進入整個薩滿世界觀,前段節奏緩慢安靜無聲,恐懼默默地蜷伏前進,當你發現心跳不自覺地加快時—故事急轉直下,三觀崩毀,最後三十分鐘,不至於會想逃出戲院,但你真的會聽見心臟跳動的聲音,並且希望它趕緊結束。

薩滿 敏

我沒見過祂,但我可以感受到巴揚的存在。

薩滿其實在談的是人的「信念」的力量很大,大到可以有一個「信仰」。

薩滿是以「萬物皆有靈」做為信仰,發作薩滿熱的Noi應當承接薩滿一職,Nim卻被姊姊設計而意外接下,而她並沒有辜負這份天職,更是藉由這份力量拯救世俗。她有著對巴揚的信仰,她感受的到祂,但她並沒有薩滿熱、也沒有夢過巴揚,直到Ming被邪靈附身,直到巴揚女神頭顱掉落,她開始懷疑自己。

薩滿 敏

車子是白色,為何貼上這台車是紅色的字

儀式前一天,師傅說的這句讓我當下衝擊甚大,此處的紅色或許暗示著稍後的腥風血雨之外,又挑起了「信念」的討論,不論車子是什麼顏色,你相信它是紅色,它就是紅色。
究竟巴揚女神是否曾經存在,還是被邪靈所噬,甚至,會不會它純粹是一股力量,只看代理人如何使用。

既然如此,巴揚女神到底有沒有降臨在Nim身上呢?

我以為神會出現,但它並沒有

《薩滿》最精采有二,儀式倒數實錄以及除魔儀式大戰,我本人真的是非常無法接受影中影,太過寫實往往會觸發我的杏仁核逃跑機制,或許是Noi病態的護女心切,才讓Ming晚上出來趴趴走帶給我們一場好戲。

薩滿 敏

隨著Nim與師傅除魔儀式倒數,本以為黎明將至,黑夜卻隨後而來。

除魔儀式大戰,不同於以往鬼片封閉空間的窒息感,而是一種開放世界的邊緣效應,一種全空間虎視眈眈的惡意,以前我都覺得跑出去就沒事了,沒想到山林之間,更讓人無所適從;以我一個8歲看《活人生吃》跟《魔山》的狠角色來講,血腥畫面的寫實並不害怕,而是那種我以為神會出現,但它並沒有,那種眼看著信仰背棄了自己,萬物逐漸凋零的絕望感

如果你根本不信神,為何遇難時要向神求助

巴揚女神到底有沒有降臨到Noi身上?
或許沒有,她純粹瘋了,頭被砍了一刀,醒過來發現身邊的人都中邪,而愛護女兒的她至後也無法抵擋整個家族積累的Karma;或許有,Noi是天選之人,能讓巴揚女神附身,最後,Ming的一句「我才是薩滿」,一把火燒死母親,惡靈完全獲勝,不適感爆發到極致。最後被附身的人,全部以狗的姿勢呈現,或許也暗示了天堂肉舖的業力引爆,活著的人全部被自己所重下的因吞噬,這家族的罪、靈魂的恨,一次奉還。

薩滿 敏

我根本不知道巴揚女神有沒有來到我身上

Nim死亡前最後一次訪談,讓《薩滿》這個作品又上了一個境界。
影評人馬欣更是下了一個精確並且完美的註解:「一段關於地方巫師的受訪,她從原本的篤信到後來的坦誠,昭示著人們往往並不知道自己其實在信什麼,而把正教信成了邪教。」

對此,我有一個另外的想法巴揚女神真的存在,不敵邪靈的狀況下,祂讓Nim免於見證一場毀滅性的災難,於是讓她用最舒服的方式離去,讓家族的罪惡給那些犯錯的人承擔。

《薩滿》讓人思考鬼神的存在,Nim最後無助的哭聲,讓我至今仍在思考著「信仰」的問題,人類正是因為脆弱尋藉未知力量,而這份看不見的神靈,真的可以幫助我們嗎?

如果,感受不到神的話,怎麼辦?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熱愛分享,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同時我也有在經營PODCAST,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