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確》摧毀並重建秩序、顛覆並延續真理。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0 年 6 月 30 日

真確 by Hans Rosling

真確

微軟創辦人Bill Gate說:
「這是我所讀過最重要的書之一,可以帶領你清晰思考世界的必確指南。」

1. 現在全球多少人口在享有電力?
A) 20% B) 50% C) 80%

2.全球多少百分比的二歲孩童接種疫苗
A) 20% B)50% C)80%

漢斯把目前世界依照各種經濟狀況分成四個等級,而在台灣的我們,是在最舒適的第四級,是在教育程度、生活水準跟經濟條件較高的一群人,我們讀過的書相對較多,應該要靠近真相一點,但事實卻不是如此,第四級國家平均答對率低於33%。

兩題的答案都是C,而大部分的答案我們選擇錯的答案都是最糟糕的那個,是什麼讓我們眼中的世界比真實的還要暴力許多?是什麼讓我對自己生長的環境失望透底並保持悲觀?

怎麼在大數據時代,保持智慧?

其中之一,資訊。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大腦為了保護自己,有「注意力篩選器」,平凡無奇的訊息,如「昨天十萬個航班安全降落。」、「昨天台灣的小孩都有吃飽。」將通不過這個篩網,可能變相為在「某某航空又掉一台,你坐的飛機安全嗎?」、或是「你丟掉不要的廚餘,是他最美好的一餐。」

媒體為了生存丟出撒狗血的標題,看到的當下可能覺得誇張,但它卻成功地降落在我們的處理系統,讓潛意識照單全收, 慢慢地我們開始認為,世界真的那麼慘,即使真相是目前的飛安是以前安全好幾百倍,台灣的小孩也比以前豐衣足食。我們的生活在千禧年後,人類的生活正立下一個里程碑,我們的生活整體而言更舒適,死亡率迅速降低, 世界一直一直在變好,但我們看不見。

其中之二,求知意識缺乏。
網路時代的來臨,意味者自媒體的成長,人人都比以前能更有影響力,而相對地資訊的是非變得更加難以管控,導致假新聞的狀況頻頻出現,這時媒體識讀能力和求知意識就變得相當重要。

這項能力有多重要,可以從某某市長的造神運動清晰可見,同樣的也可以看出為什麼世代的裂痕會如此巨大, 我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照理來說,現在的網路時代,應該較得心應手,但常常還是會覺得心神俱疲,因為資訊太多了,更別提要讓你家的長輩們適應這個網路時代,像是上次我想買行銷類別的書籍, 一查網路上,一堆推薦,到底要挑哪一本,我頭都真的暈了。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課題,我想這個世代的課題,就是如何在眾多的資源中展現智慧、擁有批判性思考,並對真相求知若渴。

書中有趣的是,提到人常見的十大直覺謬誤,也就是我們看事情常會有的盲點,其中「怪罪性直覺偏誤」提到,人在一個事件或災難發生後,想趕快找到一個簡單的兇手,沈溺在簡單的指控,往往忽視事情的真相。把某次空難怪罪在那個想睡的機師身上,其實我們該問的事情,為何他會想睡, 我們該如何防止她想睡? 我們不應該把矛頭對準犯錯的個人,而是要對準這個體制與系統。

像是Malcolm Gladwell 異數 一書提及 的空中危機,
在二十世紀的年代,當初的航空技術已經到達一個階段,卻仍頻頻出現空難,若當初調查案件的學者們,按照他們的怪罪性直覺走的話,現在我們可能坐飛機還得膽戰心驚,幸好他們認真去探討到底為什麼,才發現原來是,文化遺澤Legacy所帶來的影響。

飛機真的發生發生問題時,駕駛艙應該話語不斷,卻出奇的安靜,官僚系統文化不同的機長們,副機長會因為「尊敬」而沒有直接指出事實, 當總機長的判斷錯誤時,副機長因為「客氣」沒有直接指出問題,悲劇就如此發生。同樣也可能因為駕駛時數、語言障礙,帶來很多問題,這都是我們系統上所導致的錯誤。

▶︎  延伸閱讀 / 異數: 成功心理學,世界既公平又不公平。

世界一直在變壞,也一直在變好。

養成求真習慣,理性的看待真相,不抱著無端的希望、也不抱著無端的恐懼,面對每一件事情都是,你可以有你的立場,但同時你也得去了解反方的理念。從地球是方的到地圓論,從地心論到日心論,要知道人類是無知的,同時必須力求求真。有時候我們都有可能不是在堅持自我而是在執迷不誤,永遠對世界保持好奇,在世界逐漸明亮的時刻,永遠對其保持希望,世界正有壞事發生,也有很多好事發生。 世界會持續改變,你需要終其一生持續更新對世界的認知。

最後感謝漢斯對這個世界的貢獻, 字裡行間都看得出來他對這個世界的厚愛,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奮力為地球盡一分心。


真確 - 作者 Hans Rosling

Hans Rosling

1948年7月27日-2017年2月7日是卡羅琳斯卡學院的國際衛生學教授,並擔任Gapminder基金會董事長,該基金會開發Trendalyzer,這是一個通過將統計數據圖形化,以方便人們理解數據資料的軟體。同時他也是瑞典的無國界醫生。1948年7月27日,1967年至1974年,羅斯林在烏普薩拉大學學習統計學和醫學,在1972年他在印度班加羅爾聖約翰醫學院學習公共衛生。 1976年,羅斯林成為一名執業醫師,從1979年到1981年在莫三比克的納卡拉擔任區域醫務官。2017年2月7日在瑞典烏普薩拉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