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力量》若防禦是最好的攻擊,那脆弱就是我們最強的力量!啟動勇氣密碼!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7 月 23 日
脆弱的力量 布芮尼布朗

世界知名的情感與同理心專家布芮尼·布朗博士,採訪過無數優秀創業家、企業領袖、高階主管、努力改革教育體系的家長及教育家,還有結褵超過三十年的恩愛夫妻,聽著他們分享自身鼓起勇氣、跌倒、再站起的經歷,發現:「這些與周遭有著強大聯繫的個人,這些與孩子關係深厚的父母、這些呵護著創意與學習的教師,這些深受信賴的領導者」,他們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看到了情緒的力量,他們也都不害怕近距離面對負面情緒,也是擁有TED演講最高點閱率的一支影片,大談「脆弱」是我們這一輩子都要面對的敵人,同時也是我們這一生中最強大的夥伴。

人類嬰兒自從一出生開始,生存能力相較於其他生物來講弱的許多,需要仰賴大人的照顧才有辦法苟存來,而這與生俱來的自卑感,是我們終其一生都想擺脫的感覺,在面對充滿不確定性未來的我們,更是成天浮游在這一攤無能為力的臭水之中。

脆弱的力量 布芮尼布朗

隨著社群軟體的崛起,當妳打開Instagram看見了一個美食部落客大快朵頤仍然保持窈窕的身材,充滿惡臭味的自卑感有如沙灘上干掉的海膽一樣,腥臭味一旦染上就難以擺脫,我們很容易拿演藝圈文化來衡量自己的渺小,我也瞭解自大、自以為是、想被崇拜的感覺,正適合拿來撫慰自己太平庸與微不足道的痛苦,於是我們開始包裝自己,並且開始打開手機的濾鏡,加入人造的帝國,將自己隱藏起來,與每個人保持安全距離,穿上一層層盔甲,避免自己太過投入於生活的每個階段。

每個人內心中的PTSD

布芮尼·布朗,原本是一個研究人際關係的學家,在一次一次的研究中發現了更寶貴的研究方向,她發現當人類在談論人際關係的時候,總是提及心碎、背叛、悔不當初的事情,內心全部都被恐懼與自卑所佔據,並且他們習慣將所有一切不幸怪罪在自己「不夠好」、「不值得被愛」,低自尊的心理狀態讓他們渴求認可,因此,他們開始立下各種完美的目標,盡可能地遠離引發羞恥感的挫敗感。

這樣擔心「不夠」的心理狀態就像是文化浪潮後對每個人所造成的創傷後壓力症候(PTSD),人類不只沒有相互療癒,甚至演變成相互敵對的關係,互相在這個匱乏的文化之下,活著別人眼裡期待的樣子。在現在的世界裡,不論安全感到愛,從金錢到資源,大量都覺得數量有限,覺得自己欠缺,於是我們發起競爭,花費大量的時間計算我們擁有什麼、想要什麼、沒有什麼。

脆弱使我們無所遁形

對著曖昧對象說出我愛你、跨國會議的提案報告或是對著家人講出難以啟齒的話,這些都是脆弱的表現,脆弱是一種牽涉不確定性、情緒爆發或是危險的情境的感受;就像我每一次上傳我的Podcast或是打了一篇IG文章要上傳時,那一種非常在意並且忐忑的感覺,就像在高中運動會中全身脫光一樣赤裸,恐懼隨著我按出UPLOAD匍匐前進到我的大腦裡,我想裝成我不在意,我想躲避那種「脆弱」的感覺。

如果脆弱的感覺那麼糟,為什麼還要讓自己處於那樣的狀態?我們都嚮往完美和萬無一失,但那是不存在的人類經驗,如果人生是一座羅馬競技場的話,總是想避開風險、呈現著自己最好的一面的人,只會精準地計算著每一場戰鬥的勝率,並且在總是在別人的眼光裡戰鬥,永遠都不能走出自己的路;或許我的創作以及文章在公開後會得到大肆批評,而這樣「脆弱的我」、這樣勇於展現站出去的我,讓大家都看見真正的我,這就是脆弱的力量,這就是放膽去做。

脆弱的力量 布芮尼布朗

展現脆弱讓我們更靠近彼此的心

布芮尼·布朗在研究這群所謂自卑者的內心狀態時,發現與這群人的反面,他們擁有的共通點便是「全心投入」每件事物,他們站上了競技場,臉上沾滿塵土與血污,他們明白曝光的代價,也知道競技場邊的群眾的惡意批評有多麼傷人,但他們仍依舊選擇英勇奮戰,這些人明白不管做了多少,還有多少沒做,已經夠好了,不完美又脆弱,正是因為這份勇於承擔脆弱的勇氣,讓他們更證明了他們值得被愛與擁有歸屬感的事實。

《被討厭的勇氣》提及:「除非世界上只剩下你一個人,否則人類都將會將入人際關係的風暴當中,所有的煩惱都將來自人際關係。」人類處在這個世界上,必須建立連結,找尋擁有歸屬感的團體,不論是家庭、朋友亦或是愛人,我們都渴望連結、渴望貢獻,因為歸屬感是我們生而為人的證據。

釋放脆弱的力量

為了維持連結,我們產生恐懼,深怕自己的哪一點不好會逼走對方,於是開始麻痺自己、或是建立銅牆鐵壁,為了維持理想中的假人偶,我們成天與恐懼盤旋,怕自己有一天穿幫,戰戰兢兢地直到某一天再也撐不下去,舉著白旗大喊著世界不公平,如果這些脆弱是人之常情,你我就都沒有必要隱瞞,也沒有必要走向必然的悲劇,展現出真實的自己,讓對方看見更美麗的靈魂,不是個更好的選擇嗎?

這是一個不允許脆弱的時代,我們的情緒無得伸展,我們被要求成為一個完美的人,即使我們都知道那是神話,卻仍然要抱持著有夢最美,披著外皮的每個人,在課堂上不敢舉手發問、在職場不敢發表自己的想法、在感情裡畏畏縮縮不敢前進,在《零原則》之中我們看見了彼此坦誠以及誠實的好處,他們在Netflix之中可以盡情的展現脆弱,才能屢戰屢敗拔得頭籌。

脆弱的力量 布芮尼布朗

當脆弱被隱藏在黑暗之中

在我一就讀銘傳大學的時候,成為親善大使的團長就是我入學時目標,團長只有準大四生可以參選,於是前三年我積極地培養自己、參與活動,意料之外的是,我陷入了一場三角戀的風暴,而社團內的所有朋友都可以看得出來,這段感情的複雜把我搞得有多難受。在投票的那日中午,我落選了,我挺起堅強的笑容,將我所有的脆弱隱藏起來地祝賀新團長的上任,即使我無法理解這場選舉的結果,怎麼會由一個在社團中貢獻不及我一半的人當選,我還是得保持風度,直到⋯⋯

「我們認為你在感情裡的表現,無法讓你擔任團長時保持冷靜。」在我知道真相的那剎那,我簡直無法停止憤怒跟眼淚,憑什麼以我在社團外部的表現斷定我的能力呢?但該死的堅強仍然使我強顏歡笑,並且說「沒關係!我也沒有很想成為團長。」

當脆弱在黑暗中綻放光芒

「就算不是團長也可以照顧大家啊!」那個當下我覺得自己處理得很漂亮,卻也很虛偽,我甚至覺得很委屈,我也是人,在面對到這麼難受的事情時,我還能將情緒收得如此低調,將一個個活動完成地依舊漂亮,我已經盡力了,難道我這個人的價值就純粹因為失戀而失去價值了嗎?

就當我卸下自己的防備與幾個親密的團友述說我的心情時,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展現自己的脆弱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卻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回覆:「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我一直看見的是,你在這樣困境中所展現出的堅韌與努力,我是相信你的,所以也希望你專注在這些相信你的人身上,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你的價值在我心目中一點也沒有改變。」

脆弱的力量 布芮尼布朗

木已成舟,對於這個團長的身份,我也已經盡力,我曾經站在競技場上讓大家看著我戰鬥,我也不曾逃跑過,現在我要繼續奮戰,即使自己不是團長,我還是能為我想做的事情盡一份心力;我曾經也有懷疑過自己,這樣的鼓勵是不是毒雞湯,後來才明白,這些都不是無謂的正向能量,而是脆弱的力量,有縫隙,光才照得進來!

丟棄你的喜悅預防針筒

根據研究,有八成的母親在孩子聽完故事呼呼大睡的時刻,會感覺到家庭美滿的幸福,就在一切順利的同時,瞬間感到天崩地裂,開始在下一秒想像排演悲劇,想像著他們如果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那麼該怎麼辦?喜悅其實是最難真正感受的情感,就像大考後的學生都會紛紛地說:「期待愈高,失望愈多。」

面對脆弱的自己,尤其是在如沐春風的時刻,我們很容易去打預防針來減少脆弱感,因為比起從高處掉入失望中在爬出來,一開始就活在絕望感覺更加脆弱,所以我們抹煞掉原本的喜悅,讓自己為不存在的未來做準備。

丟棄你的預防針筒,就像《靈魂急轉彎》說道:「體會人生中的每一刻。」用力享受每一份情緒,每一個感受都會為你帶來截然不同的體驗,這些生活體驗將會讓你的靈魂獲得昇華,在脆弱之中享受自由。

男女都有各自面對的軟肋

傳統的性別框架之下,有著「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句話,綁住了很多男性,因為我們是男子漢,哭是脆弱,是一種是軟弱的行為,讓很多人只能選擇把情緒埋在內心深處,甚至有多名男性受訪者表示,女性根本不想看見男性示弱的樣子,他們寧願王子死在馬上,而不是下了馬放聲大哭。

對於女性來說,似乎成為媽媽那天開始,就是每位母親成為漫威英雄的時刻。在我小時候總是想著,為什麼媽媽都可以那麼厲害,又是工作、又是煮菜,還要洗衣服、教功課,而她們好像沒有資格喊累,對於女性來說,準媽媽們都被期待著每一個都能是超人媽媽。

展現脆弱,不論男女老少都需要具備一定的勇氣,我們都有各自的課題要克服,那些因為性別而伴隨的自卑感,它們會徘徊在競技場邊等待,等我們失敗後並且決定不再冒險時伺機而上,此時你可以選擇完全被自卑感支配,穿上防禦力極高的盔甲離開戰場,也可以學通靈王將自卑感靈體化,成為成長的最佳動力。

「我輸給了脆弱,卻贏得了我的人生!」脆弱是一個人生的課題,更像是一把武器,對有價值的夥伴展現你的脆弱,所建立的羈絆將會是你此生最難能可貴的體驗,展現脆弱就是最勇敢的事情,我在競技場上等你,一起為自己的人生打場漂亮的戰役!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熱愛分享,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同時我也有在經營PODCAST,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