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夜總會》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外一個起點,三大金句展開皮克斯靈魂宇宙

  • Post author:
  • Post last modified:2021 年 8 月 11 日
皮克斯 可可夜總會

知名美國論壇Heyuguys評論為《可可夜總會》的成功下了一個漂亮的註解 A wonderful return to form for Pixar,作為皮科斯2017年的美國動畫電影,以西班牙的亡靈節作為基底,講述一名熱愛音樂、卻無法玩音樂的男孩米高(miguel),誤闖亡靈世界尋求已故音樂家祖父的冒險故事。

” There is more time than life ”  —— Mexico old saying 

在墨西哥諺語中,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開始,死亡是生命週期的一部分,「悼念」死者是相當不敬的行為。根據Mamá Eléna電影中所說:「這是已逝家人唯一可以回來探望的一天,我們擺上照片跟食物歡迎他們回來,其花瓣能指引著亡者回家,路徑要清楚,不要讓他們的靈魂迷路。 」

皮克斯 可可夜總會

而骷顱頭是亡靈節很重要的元素之一,在阿茲特克時期,人們甚至會保存心愛的人的顱骨,這個習俗演變成現在的 calaverita de azúcar,糖製的骷顱頭,寫上家人的名字、送給對方,表示即使百年之後,你仍然都記得他,就讓我們來重溫《可可夜總會》中幾句發人深省的經典台詞吧,重溫這個關於「夢想」、「家人」、「死亡」、「記得」的感人故事。

有一天,他帶著他的吉他,就從來沒有回家了。

“One day, he left her with his guitar and never return” there’s no one left in the living world to remember you, you disappear from this world. ” —— Hector

熱愛音樂的海特拋棄了伊美黛,音樂奪走她的摯愛,伊美黛從此將「音樂」逐出他的世界,整個家族對於音樂避之唯恐不及,唯獨米高無法接受,因為音樂是唯一一件讓他開心的事情,而最愛的家人給的不是支持,而是反對,讓他非常受傷。

我還記得2017年的那個冬天認識了一個獅子男,我們處得很好,很快地迎來第三次約會,我們去看了《可可夜總會》,在那之前,我腦海的他是一個沒什麼情緒但很堅強的標準男性,卻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米高受到家族壓迫而無法追逐夢想時,我強烈感受到他的孤獨以及啜泣。

皮克斯 可可夜總會

或許就像《解憂雜貨店》裡的賣魚少年一樣,年輕的我們都有著夢想,不在乎能不能成功,就只是單純很想去做,途中會遇到很多困難,就像米高所遇見的,是家族的歷史,但能與之抗衡的是他對於音樂的熱愛,而至今我也沒有機會開口問問獅子男他的故事,以及給他一個擁抱。

沒有人記得你的時候,你就會消失。

“If there’s no one left in the living world to remember you, you disappear from this world.” —— Hector

死亡不是肉體上的死亡,而是完全被世界所遺忘,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消失,這也切合著西班牙亡靈節對於靈魂的解釋:「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後個世界的開始。」在看電影的當下除了螢幕當前的故事令人感動之外,其實我沒有太大的感覺,直到2019年,陪伴我19年的貓咪離開了。

皮克斯 可可夜總會

往後,我們時常會去墳墓前陪陪她,媽媽總是會拿著小型筊,和祂有說有笑的聊天著,即使我們常常說著:「祂沒有離去,祂在我們心裡。」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說,死亡就是死亡,靈魂脫離了肉體,不管去了哪裡,祂就是已經不在我們的世界了。

我心不在焉地想避開這些諷刺的畫面,一方面很心疼媽媽、一方面又覺得這一切很可笑,我戴著Airpod往戶外走走,隨手Spotify一按,播出的是《可可夜總會》Remember Me,一瞬間我突然懂了什麼,我只要好好用力地懷念著空空,祂在那個可愛的地方就會過得平平安安的吧。

你不一定要原諒他,但我們不應該忘記他。

You don’t have to forgive him, but we shouldn’t forget him.” —— Miguel

對我而言,家人是我這輩子發生在我身上最幸福的事情,但我以前並不是這麼想的。小時候的我也像米高一樣,腦袋只想著家人奪走了我什麼,從來沒有想過他們給了我什麼,米高的家人禁止進行他做任何有關音樂的事情的確不可理喻,但在我們漸漸了解伊美黛的想法之後,在她的世界裡,你會發現一個傷心的故事,還有一個傷心的她,你可以成為那把鑰匙,解開折磨她多年的疙瘩。

皮克斯 可可夜總會

也像《孤味》之中所提及的「沒有一個人可以真的教另一個人怎麼放下」,不管怎麼樣,家人永遠是我們心中最脆弱的點,不管怎樣死去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但只要還活著的我們都應該要記住他們所留下的這些回憶。

我不是為了世界而寫,而是為了我的女兒

“I didn’t write “Remember Me” for the world… I wrote it for Coco” —— Hector

電影結尾的五分鐘,皮克斯卯足全力想讓院內淚水成河,所有前面醞釀的故事都在米高與可可奶奶的對話之下揭露。在海特因為可可的壽命將至即將因為被遺忘而消失的最後一刻,一首《Remember me》將父親對於女兒疼愛的爆炸性一次引爆,一個來不及回家的父親和一個忘不記父親的女兒。

請記得我,雖然我要離去,請在想到我的時候微笑;即使我不在你身邊,你仍然在我心裡面,我會在每個不在你身邊的夜晚,為你唱這首歌,不要忘記我好嗎?

關於皮克斯Pixar的作品

我是住在台北的北藍先生Vic,喜歡貓咪,喜歡看書,喜歡有溫度的對談,閱讀時習慣記下句子,熱愛分享,以「故事」之名連結彼此,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分享出去或是追蹤我的粉專及Instagram都是對我繼續創作的鼓勵!同時我也有在經營PODCAST,搜尋「北藍先生」收聽—你的故事我來說。